书友还读过

捡个老婆是残魂
演示说明

捡个老婆是残魂
客户端下载

玄幻  |  灵素

“小亮,你别样。”林玉芳紧抓着李小亮:“俺,俺不的你这样。”什么不值的,认为值的就值。”“小亮你俺说。”林玉一脸哀求的道“俺知道,俺道你对俺好。也喜欢你,敬你,也是老早事了。可俺…小亮,如果你要俺的身子,给你,啥时候都行,但不能应嫁你。你听说,俺没想好好多事……俺想好。”李小看着梨花带雨林玉芳,叹了气。他明白林芳顾虑很多,但由刘安老娘事,扫把星的,还有李忠军看法,就算这不想,林玉芳是一个寡妇。小亮娶了她,会感觉李小亮此抬不起头来林玉芳盯着李亮,泪光莹莹道:“这事你答应俺不能,能犯浑。俺,别的事都应了。”李小亮一无语,最后在玉芳坚定的目中点了点头。玉芳这才长长吐了口气,侧听听,似乎李胜与刘兰香没声音,林玉芳的又有些慌乱“咱……”李亮会意,点了头,拿起地上行李包道:“快走。”两人开后不久,从米地里钻出一一女。女的脸红红的,她一整理衣服,一看着李小亮与玉芳远去的背说:“那女的是林寡妇,那的是谁?”男的背心还在手,他没穿,同看着李小亮,:“好象是李军的那个干儿。”女人眼睛亮,转头向男说:“是那个秀才?哎哟,怎么回来了?,二胜,你说他们是不是真到咱们了?”人把女人兴奋样子看在眼里心里一阵嫉妒时恨意从生:屁秀才,毛没齐呢。怎么着你想让他弄啊”女人白了他眼,心里还真腾着这念头,上更是说道:我能同你怎么能同他?他要,我还真愿意”男人盯着林芳的后背,眼冒火。这林玉他早就垂涎已,却一直没机下手。林玉芳人骗去的事本他通的风,他想凑机会拿下玉芳,那伙人没给他机会。知道自己得罪起那些人,有后悔,也断了想。可没想到玉芳回来了,且是跟着李小回来的。他心有惊有喜,更愤恨。他比李亮大几岁,差多也是一块长的。对李小亮他是打小就不付,李小亮学好更让他不顺,他早晚要除这个眼中钉!二胜的爹是村,在他想象中作为村长儿子没能上高中上学,李小亮居敢上,这就是他的挑衅。再上李小亮也对没好脸,两人系同仇人差不多少。看着林芳贴着李小亮样子,李二胜羡慕嫉妒恨一都来了。现在刘兰香的话,只觉一股邪火上来,二话不他拉着刘兰香向玉米地里扯“哎哟,二胜你又想干啥?“干啥,你说!”“你属驴,这刚完……说,他们真看了瞎说杂办?“老子抽死他敢跟我李二胜对!”“哎哟你别撕啊,猴什么,撕烂了杂穿啊……咯,你还真行,不是看了那林妇想了吧?”我特么就看上寡妇了杂得?“你要是上她就别上我。”老子现在就…”大田地里的色越来越暗,小亮与林玉芳身影渐行渐远李忠军看到站家门口的李小一怔,接着笑在他老脸上绽开。他今年六三岁,三十多时当了村支书那时候讲根正红,当了支书他心是对上级激不尽,一门思为集体为国奉献力量。事争先,样样当范。可他这支做了十年,上的风向就变了这一变,就成讲经济讲实效他这支书就被导以过于守旧名誉拿下了。没怨言,认为是国家需要,到后来他听说的村长与支书是借着关系与送得到的,他恍然这世道变。但不管怎么,老百姓心里杆称,知道谁谁非。绝大多的下林村人还对他这个老支很尊敬,很有,大事小情的常常请教。虽他心里还是有不顺,但终究觉自己这辈子算成,官多少过,人也有些望,比上不足下有余。可随时间的推移,比下有的“余似乎越来越少,他家生活水渐渐成了村里低层的那类。实这也不怪他他老伴得了尿症,这病在当很难处理。透什么的一次要多钱,家里的蓄全用在这里。结果,依然有挽回他老伴命。老伴死了家里也空了。来又好不容易了点钱,却又李小亮上学,亲儿子李大双婚。现在六十岁的他,看起比七十三还大头发斑白,脸的皱纹沟壑纵。李小亮是他的,冰天雪地捡的。一开始忠军想也没想捡了李小亮,走了几步又犹了。那时他家不富裕,一个大双就已让他襟见肘,如果抱李小亮回家估计就会养不。所以,李忠又把李小亮放原地。但当他到村口,回头看冰雪覆盖的地,最后又一牙把李小亮抱回来。李小亮时身体很弱,脚医生也说是气所致。李忠感觉李小亮只以会这样,都因为当时自己有把李小亮直抱回来冻的。以他对李小亮里有愧疚,也发疼爱李小亮李大双却因此视李小亮。好李小亮比较争,一考成名,满平罗。而且省市县都给了小亮实际的奖。虽然层层克,但到了李忠的手里依然是十多万元。这月,钱真当钱,十多万在上乡是最富有的部分人。李忠家终于是扔掉贫穷的帽子,成了别人眼中富翁。李大双新宅有了,定来的婚事也结,李小亮也去省城上了学,忠军是打心眼高兴。心里更对当时收养这干儿子庆幸,欣慰。如今,常念叨的李小意外的出现自面前,李忠军喜十分。“小回来了!怎么么晚?吃饭了有?累不累?这么多东西!些钱是让你上花的,不是让给家里买东西快进家,站门干啥。”李忠一时象老太太样絮叨着,抢拿李小亮的行,却猛然看到在李小亮身后林玉芳。他明的愣了一下,上的喜色淡了分,不过随即着道:“刘家妇啊,回来了这是路上碰到们家小亮了?来,进屋。”哎。”林玉芳紧应了声。“,你别忙,我。”李小亮推李忠军的手,起包,率先走院子。李忠军神色变化虽不显,但被李小看在眼中。李亮轻皱了下眉这种嫌弃的眼在李忠军眼中少出现,而且忠军以前叫林芳是小安媳妇不是刘家媳妇这似乎含着划限的暗示心理这里面一定有多事发生,李亮暗暗的想,里留意的同时决定等机会同忠军好好谈一。

混沌吞星诀
版本活动

混沌吞星诀
苹果版文档

玄幻  |  川雪

朱青云站在校门口,看着处缓缓行驶着的迎亲车队胡子拉杂的脸上现出因为苦而有些扭曲的神态。车慢慢行驶,越开越远,转眼前的村庄后,就在朱青的视线里消失了。朱青云满血丝的眼里露出无比愤的神情,许久,朱青云咬切齿地说了一句:他玛的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朱青无限落寞地回到自己位于园角落里的单身宿舍。这偏僻的村完小里,只有朱云一个年轻的住校老师,余的老师都是家在附近,时除了教学,都在家里忙己的庄稼,和庄稼汉没有么区别。朱青云的宿舍简得就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这张简易而又破旧的椅床,只要一坐下去就会发吱吱呀呀的叫唤声。朱青一屁股坐了下来,立刻传一阵破败的叫唤声。“他的,叫什么叫,今天又没你!”朱青云没好气地说三天前,杜睿琪最后一次进这个房间之后,朱青云连续三天没有睡觉。那天午,杜睿琪来到朱青云房的时候,朱青云正躺在床看书。“中午怎么来了,是晚上才想我的吗?”看杜睿琪进来,朱青云有些不自禁,心里却瞬间就想了属于他们之间那些幸福蜜的事情。杜睿琪把门锁,没有接朱青云的话。她然地坐在床沿上,低着头停地踢着脚下的一支粉笔。杜睿琪反常的神情让朱云很是不解。“发生什么了?”朱青云搂着杜睿琪肩膀问道。“我要结婚了”许久,杜睿琪轻声说道只是依旧低着头。“结婚我们说好再过一年啊,干要那么快!”朱青云不解说。他们每天都在一起,亲热了几乎随时都可以,小夫妻没有什么区别。原说好一年后再考虑结婚的“我,要结婚了!”杜睿刻意把“我”加重了语气“什么?你要结婚,你不要和我结婚的吗?”朱青依旧不解地问道。他似乎没有听明白杜睿琪话里的思。杜睿琪终于抬起头,着朱青云睁得很大的眼睛“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要结婚了,三天以后就办席!”杜睿琪看着朱青云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说什么?”朱青云的眼睛乎要暴跳出来了,这句话如晴天霹雳一般,让他瞬被震晕了!“你要和谁结?那个男人是谁?”朱青几乎咆哮着问道。“这个就别问了。我来就是要告你,青云,虽然我和别人婚了,但是我心里最爱的人还是你,你相信我!”睿琪摸着朱青云的脸说。爱我?爱我为什么还要和人结婚!”朱青云站了起,额头上的青筋瞬间就突来了。“青云,我爱你,是我不能嫁给你,请你原我!但是,我的心是属于的!”杜睿琪也站了起来“今天,就让我们做个了吧,我再最后一次给你!,我爱你!”杜睿琪抱着青云,脑袋紧紧地贴在朱云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跳。天啊,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六年啊,我们年的感情,怎么能说嫁人嫁人呢?朱青云只觉得大一片空白,木木地站在原,并没有迎合杜睿琪的拥。杜睿琪抬起头,看到朱云愤怒的眼神有些害怕。前的朱青云脸色发青,眼因为愤怒而圆睁着,就像把她给吃了似的,神情十可怕!“青云,你别这样我也是有苦衷的,但是,云,我爱你!永远爱你!杜睿琪说完,情不自禁地上了朱青云的唇。“滚,然你选择嫁给别人,为什还来我这里?滚!”朱青撇过头,愤怒而又用力地开了杜睿琪。“青云,你”杜睿琪没有想到,往日那么爱自己的朱青云今天如此粗暴地对待自己的柔。眼前的男人让她感觉太生太可怕了!一种从未有的伤心和委屈,还有内心痛苦和纠结,让杜睿琪再无法控制自己,她双手掩脸,无声地啜泣起来,然,她缓缓转过身就往门口去。杜睿琪的手触到了那冰冷的铁锁头,内心再次起无限的痛楚!她知道,天走出这扇门,来日或许是陌路了。曾经的爱和海山盟都将化为泡影,她和青云之间的一切都要消失!想到这里,杜睿琪更难心里的痛苦,不禁不住失痛哭。朱青云看着杜睿琪动着的肩膀,快步走到门,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杜琪。“青,别走,别嫁人我娶你,我明天就娶你,说过你是我朱青云的女人你不能再属于任何男人!朱青云贴着杜睿琪的耳朵。杜睿琪转过身,紧紧地着朱青云,已经泣不成声。两张湿漉漉的嘴情不自地咬在了一起。“云,我你!我舍不得你!”杜睿带着泪呢喃道。“我也爱,别离开我!”朱青云喘粗气说。往日的激情瞬间在两人之间复活了,而且熊燃烧了起来。他们再也制不住,彼此都把对方拨个精光。杜睿琪洁白美丽身体展现在他的眼前。这朱青云熟悉的女人,三年床第之欢,杜睿琪的每一肌肤,朱青云都已摸过无遍了。可是今天当女人白的身体出现在眼前时,朱云的心里却有着与往日绝不同的感觉。这个自己爱无数次的女人,要带着与己的那些激情嫁给另外一男人?朱青云不敢相信,不想相信。但是杜睿琪的格朱青云很清楚,一旦她定了,事情就无法挽回。青云的内心顷刻间就涌起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一种抛弃被打败的感觉从脚底袭到朱青云的天门穴,让青云脑袋上的青筋暴突出。既然不能挽留,那就最一次爱这个女人吧,最好把她爱死!这样她就永远我朱青云的了。朱青云想,嘴里的气息就喘得更粗。他用自己那张大嘴疯狂去咬杜睿琪的身体,尤其那对洁白的双峰。“不,,不,你弄疼我了!”杜琪喊道。可是朱青云却丝不予理会,继续疯狂地咬,在杜睿琪不停地哭喊声,朱青云却在她的身上留了一道道红红的齿印。怒攻心的朱青云无法控制自的情绪,他的动作也近乎始疯狂起来,完全不是往的温情脉脉,而是变成了礼的粗暴,对杜睿琪的爱乎成了一种虐贷——杜睿被朱青云这样“虐贷”还头一回,她感觉到了朱青对自己的报复性发泄,眼流下了两行清泪……最后朱青云更是报复性地让自的种子全部进入了杜睿琪体内!当朱青云离开她的体时,杜睿琪心里的绝望遍了全身。这几天是她的卵期,天啊,千万别出什意外!杜睿琪躺在床上有瑟瑟发抖。最后,杜睿琪着伤心和绝望,更带着满的屈辱离开了朱青云的房。杜睿琪走了,朱青云就一头疯了的狮子—

夫人每天都在震惊世界
什么意思

夫人每天都在震惊世界
下载安卓版

玄幻  |  汐笑

明姿画此事意识全无,还以为自潜规则了一个美男,下意识的多了几把她靠着男人的胸肌,结实力,身材应该不错。司绝琛被她的全身都是火,索性一把将她抱身,示意保镖推着他们朝包厢外去。“司总,这样就走了?”那人显然是没有瞧够,难得见到司琛也有被女人挑起火,快要把持住的时候,他们还想继续往下看。“滚!今晚我买单,都滚!”绝琛粗哑着嗓音吼道。身后的人言,明白他要急着办事,也不再难,何况司绝琛已经承诺了会买了,他们何愁找不到乐子呢?司琛抱着明姿画离开包厢,身后一保镖推着轮椅,另外几个黑衣保跟在他们后面。来到门口的时候沙马亮立即谄媚的奔过来,问候“司总,玩够了?这就走了?”说着边通过对讲机,让人立即将绝琛的车子开过来。司绝琛没有会他,只是用眼神示意身后的保,塞给沙马亮一些钱。沙马亮拿钱,心里更乐呵了,刚想再恭维句,目光瞥向司绝琛怀中的明姿,眼眸立即眯成了一条缝。“看么?滚一边去!”司绝琛的保镖冷酷地将他赶走。沙马亮脸上赔笑脸,恭恭敬敬的退下,目光却直凝望着司绝琛怀里的明姿画,有所思。正好这时候,司绝琛的机已经将他的车子开来了。保镖司绝琛的轮椅抬上车,他一直搂明姿画。待他们的车子离开,沙亮立即转身掏出一部私人手机,大老板的助理打了电话。晚上路几乎没什么车子,司绝琛的车一开回司宅别墅,几乎畅通无阻。了别墅,保镖推着司绝琛的轮椅门,司绝琛的怀里还搂着明姿画“大少爷,少奶奶……”管家周跟佣人开门后,看到这幅情景,然都呆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们大少爷这么晚了,居然怀抱着奶奶回来了?而且两人都还喝了。“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煮点醒汤过来!”司绝琛冷沉着脸命令“是!”佣人立即去准备了。司琛又命人将他们推去房间,还亲将明姿画抱去了洗手间,伸手就脱她的衣服。“不要!”明姿画意识的抗拒。司绝琛的眉头拧紧些,以为她是嫌弃自己,也不管么多,大手用力一撕,直接将她衣撕开!“啊!”明姿画感觉到身一凉,下意识打了个哆嗦,向缩了下身体。“滚开,你滚开!司绝琛的脸色分外的难看,这女连醉酒还在抗拒他?他逼近至她面前,直接捞起她的双腿,将她进身后的浴池里。“唔……咳咳…”明姿画掉落进浴池里,被呛好几口水,全身都浸湿了。她拿摸了一把脸,狼狈的从浴池里站来。由于她穿的内衣衣料非常的,如今被水浸湿,里面的曲线线也就显山露水了。不难看出她的材很好,沟壑非常明显。司绝琛眸底一幽,只觉得腹部又有一股流涌了上来,他几乎控制不住。时此刻,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出水蓉的性感女人,玲珑的身段,姣的脸蛋,在雾气缭绕的浴室里,着别样的风情,极其的撩拨人心让他全身都兴奋的燥热了起来。绝琛眼神一黯,撑起身体也进了池里,将明姿画整个人抵在宽大浴池上,雪白的瓷砖和她的雪肤乎是同一颜色,他的喉间轻滚下双手捧住她的脸,直接低头吻住她粉嫩的樱唇!“唔——!”明画全然无准备,就这样被他吻住司绝琛灵活的唇舌撬开她的贝齿汲取着更多甜美。仿佛,要将她入骨髓。他的吻霸道而强势,带不容抗拒的气息,炙热的大掌顺她的肩头向下滑去。明姿画眉头浅的皱起,“不……”司绝琛动顿了下,还是沿着她的唇线吻下,一路下滑至优美的颈项。明姿只觉得头痛欲裂,酒精的作用导她像是飘在云端,她伸出手去却么也抓不到,脚下空空的……司琛身子燥热的厉害,拉起她的手在自己的背上,继续深吻着她。姿画被他压的很不舒服,胃里一翻滚。她难受的推拒着司绝琛,了几次没有推开,她越是挣扎,而越激起他的征服欲。司绝琛紧地抵着她,让她上半身完全贴着己。明姿画此时是完全的醉了,有一点的意识,可整个人却像是火中煎熬。“呕!”胃里几经翻,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喷了司琛一脸。司绝琛浑身僵滞,彻底眼了。呆呆盯着她许久许久,这猛然回过神来,他气得全身都在嗦,扯开嗓子,雷霆万钧冲她怒:“明姿画,你个该死的女人,底在做什么?!不想活了,是不?!”居然吐了他一脸都是,连气里都浮现出胃酸的味道。他司琛长这么大,从未被女人如此的辱,这么的恶心过。该死的女人不给她一点厉害瞧瞧,真不把他绝琛放在眼里了。可偏偏明姿画时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根本没意到自己做了什么。于是接下来的间,不管司绝琛如何咆哮,如何胁,明姿画完全没听见,更没有醒的迹象,依然醉醺醺的倒在浴里,脸颊上染着一片绯红,说不的妩媚盛开模样。司绝琛气得五六腑都炸了,很久很久没有人能他气得这般的癫狂了。实在没办,他索性粗鲁的去抱她,打算把扔回房间的大床上,狠狠地教训偏偏这时候门外的佣人敲了半天门没有回应,直接推开门进来了“大少爷,醒酒汤!”话音刚落就见到司绝琛抱着明姿画,两人上都已经浸湿,明姿画更是只穿睡衣,画面极其让人浮想联翩。滚出去!”司绝琛眉头一皱,喝道。佣人怔的回神,反应过来,想退出去,突然又觉得空气里的道有些不对劲。于是多嘴问了一:“大少爷,少奶奶是不是吐了”“想死是不是?”司绝琛顿时是被点燃了,分外阴霾恐怖的目扫过去一眼。佣人吓得哆嗦着身,第一时间开溜了。司绝琛毫不气的将明姿画扔上床,一脸嫌弃表情,胸腔里更是起伏着怒焰。偏明姿画毫无察觉,还大刺刺躺大床正中央,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发出舒服到不行的闷哼,然后美的沉睡过去。司绝琛嘴角忍不抽搐,用要杀人的目光,恶狠狠剜着她,咬牙切齿地说:“明姿,明天我再找你算总账,不让你不如死,我就不是司绝琛。”明画在迷迷糊糊的昏睡中,不知过多久,好像是天快亮的时候,她边听到有人的激烈争吵声。“这女人绝不能留!现在费思爵已经道他妹妹在我们手上。”是她那婆婆的声音。“妈,你为什么之不告诉,她其实是……”司绝琛声对他妈李焉岚说

夫人和向少又在争首富了
免费版下载

夫人和向少又在争首富了
游戏平台下载

玄幻  |  慕灵

“蓝哥,我们跑吧?”张琦已经备好了。“你,你拉我一把。”昊嘴上跑火车可以,真听到老虎了,腿有点不听使唤。张琦哆嗦手把蓝昊拉起来,拉到一半儿,放开了,蓝昊背后一只老虎在慢靠近,张琦想跑最终没能挪动,着蓝昊身后:“蓝…虎,老虎!蓝昊嗷的一声跳起,老虎扑了个,落下后不偏不正砸在老虎背上立刻喊出了爷爷的名字。危急时蓝昊没有其它选择,谁叫他们点这么寸呢,老虎偏偏让他们遇到蓝洪应声而出,到了老虎前面,手放在了老虎的额头。轻轻的触,老虎打了个哈欠趴了下来,蓝顺势从老虎的背上轱辘下来,全冰凉,已经被汗浸透了。“爷爷我的好爷爷……”劫后余生,蓝坐在爷爷面前大哭一场。张琦擦自己额头的冷汗,过来把蓝昊拉来:“蓝哥,我们得救了。”见人没什么大碍了,蓝洪身影一晃消失在两人眼前,蓝昊擦擦眼泪捡起干粮一块一块的放进嘴里。吓死我了,把手电打开,吃点东我们继续找。”蓝昊觉得九死一都经历过了,不能半途而废。张点头,赶紧吃东西,胡乱往嘴里了几口就拿起了探棒,蓝昊走过搬起金属探测器,两人绕过老虎鹰嘴峡深处走去。找遍了鹰嘴峡没有发现除镰刀头外其它铁器的应,蓝昊急了:“这老头骗我呀看我回去找他算账!”“蓝哥,消气,那边还有一个深潭。”蓝没有报什么希望,不过最后一个方不找找心有不甘,两人带着金探测器到了深潭边。探棒绕着深走了半圈,金属探测器响了起来张琦的眼睛亮了,放下探棒拿出间的铲子就开挖。挖下两米深,骨出现,蓝昊在坑前用手电照着张琦在坑里找,因为在深潭边上坑中有水,两人轮着摸,摸到了亮总算是找全了。南宫岩的骸骨部装箱,蓝昊最关心的是南宫岩细软和佩剑,但看着张琦有点浮的手脚,心里过意不去,上前问:“你的手脚没事吧?先过来晒。”“蓝哥,南宫将军随身物件在这了,剑真棒可惜不是我们的包裹里的物件我们看看?”舍命舍财,张琦贪财的性格不比蓝昊,手脚都哆嗦了还想着南宫岩的银细软呢。打开包裹,最显眼的纯金腰牌,将军的腰牌张琦拿在中兴奋劲儿就别提了,深潭边光脚跳了五六分钟。几块碎银子蓝没看上,拿起了一只金丝珍珠耳,心里有疑惑,将军带着耳坠,是一只,不知道是为何,这件事能问南宫岩了。看过物件,蓝昊呼张琦收拾东西,趁着没人发现紧离开鹰嘴峡,张琦穿好鞋子,上箱子,蓝昊提着金属探测器和裹往外走。两人对面老虎已经醒,拦在回去的路上,昨天晚上有洪在蓝昊有恃无恐,大白天的蓝也不好出来不是,来一招敌不动不动,两人一虎相隔二三十米就么站着。“张琦,你别跑啊,不是狗还是老虎你跑了他就追你。蓝昊告诫张琦。“蓝哥,我们不不就被吃了?”“你怕什么,它动我们就熬到天黑,天黑我就有法了。”对峙了半个小时,双方旧没动,蓝昊脑中传来一声大笑蓝洪快被蓝昊逗死了,对他说:过去吧,老虎不伤人,而且你们能成为送虎英雄。”蓝昊松了一气,张琦眼看着他向老虎走去,虎见蓝昊动了,也向蓝昊走去,琦有心提醒,越急越说不出话。人一虎来个碰头,老虎蹭蹭蓝昊手,蓝昊抬腿坐在了虎背上,招让张琦过来,张琦脚怎么动的都知道,来到老虎旁边:“蓝哥,是真的吗?”“上来吧。”张琦着抬腿,想到老虎背上,刚刚上,老虎一扭张琦被甩了下去,还箱子有锁没把南宫岩的骸骨散出。“哈哈,它不喜欢你,箱子给,你走着吧。”“你说它一畜…”张琦话还没说完,老虎像听懂他的话,转头瞪着张琦。“好好,你厉害,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了。”张琦向老虎认错,老虎这转过头去,张琦的意思它全懂。昊接过张琦的箱子,两人一虎出鹰嘴峡,到了虎庄街上路人四散走,骑着老虎逛街谁看到不害怕。没几分钟丨警丨察就到了,蓝只好下来向丨警丨察喊道:“都过来,这是鹰嘴峡的老虎,前些听说老虎出来害人,我祖上是驯师,我得到真传来到虎庄鹰嘴峡老虎带出来送去动物园,还请丨丨察叔叔不要靠近呀!”丨警丨可不管蓝昊是不是驯兽师,不过满嘴跑火车的话丨警丨察相信了随着蓝昊去了动物园,让动物园长接收了老虎。“丨警丨察叔叔我做好事会不会有奖励?”蓝昊张琦从动物园出来问道。“把地给我们,是不是有奖励到时候就道了,手机随时保持通话。”把撂下丨警丨察走了。但记者可不放过这么好的爆款新闻,“驯兽小哥勇擒猛虎”“神奇一幕小哥虎过街”等新闻铺天盖地的来了蓝昊把祖宅门关上不敢让人进来乱乱哄哄的他没法做生意,想着么把这件事平息下去呢。“蓝哥我们还开门吗?”张琦心里着急挺肥的买卖停上几天得少赚多少呀。“我不知道闷声发大财吗?我不把老虎送动物园去还能把它家里来养呀?那咱们麻烦事更多”蓝昊正想着怎么打发记者和报的人呢,总堵着门口,人多眼杂,发现了他这通灵商店的秘密可得了。想的入神,手机一响把蓝吓一跳,刚想发火,看到是美女探林语苏的电话,语气立马变了“语苏,怎么是你呀,来家吃饭?”张琦听蓝昊这话,鸡皮疙瘩一地,起身就出了屋,实在听不去这肉麻的话。“我就在门口,让我进去。”蓝昊出去把大门打,林语苏进来立马关门,怕记者着进来,到屋子里就开始恭喜蓝成了名人,话说完桌子上拍了五块钱。穿皮衣的一男一女是收藏的哥哥嫂子,贪图收藏家的钱杀,被林语苏查出来,收藏家的儿把那一男一女都送了进去,钱也林语苏兑现了。“没你的线索,查不出来什么,五万块钱你该得,饭我也得吃。”“你想吃饭我有办法了,家里没菜,你没看到口那么多记者都等着采访我呢,正在想办法把他们赶走,你要是办法把那些人赶走,我亲自下厨”“那就这么说定了。”林语苏带来的箱子放在桌上打开,当着昊的面开始化妆,画了一脸的血衣服拿剪子弄破,做了一个嘘声手势自己大声喊着“杀人了”,后就往出跑。在门口叫了半天,昊和张琦在院里笑,五分钟后林苏打开门招呼蓝昊他们出门,大口一个记者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高照福星
下载说明

高照福星
特色说明

玄幻  |  希雅都

这个时候陆长生回,面无表的对邱科说,刘主让邱科长去有事情邱科长很奇怪,这时候找自何事,就,刘主任了什么事?心里对个刘大明有意见,么东西,天指挥自,如果自要是副主,一定不这样。陆生还是那表情,说刘主任没说什么事,只是请过去,他领导,我不好问。科长暗骂***,都不是什么东西,很不情愿的了。邱科走以后,长生到了书凯前面很是关心问,小秦没有事情,不过是乡挂职没么,现在职的人很,所以不多考虑,去一年之就回来了秦书凯想王娟说的长生举报己的事情心里很是气,***,为了升,做人的心都没有,自己以一直把他成是朋友谁知道此是***一只狼。秦凯说,陆哥,我是个不懂官只能被人用的人,用什么事,至多就下乡挂职哈哈。这说,陆长很是害怕难道自己报的事情秦书凯知,想一想不应该,是说,官的人,就这样,自的利益都第一位,何人都是慢的成长来的。秦凯说,我成长也要谢陆科长帮助,有会一定会好的感谢。心里却,***,老子有机一定会让付出更大代价,老可是睚眦报的人,个小气的人。陆长不知道秦凯话里的思,就说都是同乡能帮助的然就要帮,哈哈哈秦书凯说是啊,老。心里却到,老乡老乡,背是一枪,的很有道。回到自的办公桌陆副科长边看着文,一边偷的观察着书凯,感这个秦书今天很是正常。很,一天过了,晚上下班后,书凯到了橙的办公楼下等着不一会儿看到柳橙楼上下来看到秦书,立即过问,秦书,昨天跑儿去了,什么不过。秦书凯然不能说王娟的房,把自己第一次给这个女人就说,班有事情,班很晚。还好,那家伙昨天有来,否,我一定会饶过你要知道做保护工作是你同意!”秦书心里想,***,你要是嫁给老,老子一天天的保你,晚上要日你几,哈哈,才是男人爽快的事。秦书凯么想的时,就想到王娟那个情,那是么的激动,男人那时候才是快乐的,不得立即那个女人身上运动次。“你什么,秦凯,和你话是不是有听见?柳橙很是满的打断书凯的遐。“我是想,今晚不是会遇那个男人其实那个人除了长磕巴一点看上去还很有钱的对你也似很好!”再乱说,后有事情不一定帮你!”柳警告说。姐,我只开玩笑!“我说和开玩笑吧走!”两人往回走时候,不处,那天秦书凯打男人正在远处看着们两人,称张少的对身边的说,那天上打我的是这个男,今天一要让这个人趴在地,给老子一首《恶之行》。边的人就狂妄的说张少,只把钱到位唱歌那是宜了他,他给你舔股都可以被称呼为少的就说哈哈哈,屁股这个方也不合,如果要在别的地,那也是舒服的事,今天打在地上,首《恶梦行》,答以后不要跟着那个人就可以。身边的说,行,定完成老的吩咐。完,那几人就跟在书凯和柳等人后面当柳橙和书凯两人到离住处远的湖大场的时候前面突然来几个人挡住去路秦书凯很警觉的拉柳橙到了后,说,们想干什?张少出了,很是妄的笑着,秦书凯老子已经听清楚了你他妈也是什么出高贵的人你一个穷子在后面掺和老子女人,你要付出代的,这样,你给老跪下磕几头,答应再参与此,老子今可以放你马。柳橙是生气的,张东山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别都怕你,样做会招应的。张山笑着说哈哈哈,小姐,等你躺到我怀里,很兴奋的时,也就不望我得到应了,很单,今天果跟老子,那么,子就放了个小子,则,哈哈。秦书凯到柳橙前,很是坚的说,柳,只要我,任何人不能欺侮,看看谁过来。一长头发的混,穿着色的衣服走了过来内心愤怒但是表面装着十分定,笑道“小子,天老子在边,你乖的磕几个,否则,.....!”握了握,伸出了很大的拳。“这个…恐怕就问问我服的领导!秦书凯想柳橙,后想到实在土气了,是想到单经常说的导这一个。“哼…”噗的一,斜斜的着秦书凯这个家伙话还是很逗人的。东山就看柳橙,咳一声:“小姐,如不想你的受伤,那就……”这事你怎理那是你事情,他任务就是护我。”橙说的很婉,表面是这么说其实根本是不怕这书凯闹出情来,所立场根本是站在这边的。几人又怎么不明白柳的意思,了一口烟那个长头摸了摸这发,说: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还那句话,赢了我有有那个本!”秦书淡淡一笑“小子,别阴沟里船啊!”头发冷冷笑,手一。从身后了两个年壮汉上来两人身上着纹身,中拎着两铁棍,脸森寒。秦凯抬着眼看了那两一眼,嘿一笑,说“张少,了新的打?花了多钱?”张脱口而出“五百多”“得,紧花两千给他们住吧!”秦凯说完,前一步,出如闪电在两个壮几乎难以应的时间‘卡擦’声,化掌刃劈在了们的胳膊。“啊…”两名壮刚准备反,却发现膊一阵钻的疼,脸刷白。低一看却发整条胳膊无法抬起,用力的候那是更的疼痛,手腕关节,竟然肿了一个又又红的包“赶紧去院吧,否胳膊不保”秦书凯淡一笑。名壮汉相一眼,哪咽的下这气。另一胳膊抡起棍朝秦书猛砸了过。两根铁的速度奇,显然这人是练家,左右配极其密切书凯,弓身子躲开两支铁棍袭击,弯身子,突猛的一个翻,脚飞旋转而去两个大脚狠狠的踢两人的前。“啊!两人头颅吃痛,手铁棍落地整个人后、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