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一朝权后
安卓客户端下载

一朝权后
活动平台

玄幻  |  蔻谨

白衬衣不得站出来了。我说这位女,大家各招的工,你凭么这样横插杠子?难道因为看到我好不容易招一个合适的工,你没有到,就在这冲我们发飙这就是你所的素质吗?白衬衣有点验,不和她培训费的事却是直接扯明面上招工问题。“不理她,江宁我们赶紧把续办完先!位大姐,要没什么事,烦不要拦在们位置前面阻碍我们正招聘!”说,眼神示意眼镜。小眼会意,立即手从摊位里叫出其它的事,准备推舒职场女和的两个手下我惊讶了一,这是准备手清场赶人?但也不奇,谁叫这个姐姐,这么接地在大庭众之下,揭了人家的隐。人家不反才怪。这个候,我已经致听懂了他这什么科技司的套路了原来是打着训的旗号,这个不需要门票的地方专门对不懂情没经验的下手。先从们手里的生费,弄点培费,用这个,把人给绑。如果新员愿意留下,然更好,给他们更多的间和机会剥。如果不愿留下,估计个培训费,是有去无回了。我并不,也不蠢,不过,没人醒,没有经,又因为钱剩余不多,于找工作的况下,差点在那张纸上字了。经过职场女这一,我基本能顺这中间的腻了。这时小眼镜的手上就要碰到职场女手臂,我迅速起,拦在了她前面。“怎?要对女人手啊?”我向见不得有对女人动手脚的,何况刚刚还提醒自己一下,么也是有个醒的人情在。就小眼镜小胳膊小腿,我估计一的力量,都把他丢进大里。白衬衣小眼镜他们没想到我一刚来花城的人,居然会这么大的胆,直接和他硬干起来。面有些尴尬来。白衬衣色很不好看“怎么?你工作都不想了吗?”我易地将小眼伸出的手挥回去,将笔回给他们的上。身体压半步,将大姐他们一行在了我身后然后,将我己填的那两纸,当着他的面撕个粉碎!偷和骗都是处于让鄙视排行榜几位的位置何况还是针刚来广州,腔热血准备奋斗的小年们。“工作,可以再找但是,你们要我和你们样坑蒙拐骗人成为同事你们配吗?说这句话的候,我觉得己的格调很,立意也高我已经从道方面,强压他们一头了也就是现场有记者啥的,这要是在话,我估计能上今天晚的城市热点报了!至少会儿,舒职女,眼光在背后转了一。白衬衣脸阵青一阵白看看我粗壮胳膊,高大身躯,可能是觉得打起没啥把握,一下手:“然这样,那们赶紧走吧不要挡着我的位置!饭快吃不上的,装什么高上?”太狡了,这家伙是叫小眼镜手多好,我好可以把昨和今天的气泄一通出来而且也太贼,他怎么就道我饭都快不上了?这时候,我也可能再去主找事儿,毕不是还没骗我的钱嘛,口无凭的情下,是不能他们怎么样。我迅速退,准备撤出棚区,果然宜没好货,了省这五块票钱,差点自己的生活给弄没了!走时对这位场大姐姐点下头表示对刚刚不经意提示我的感。感觉职场姐还在气头,对我的示完全没看在里。自顾自瞪了白衬衣小眼镜一眼踩着高跟鞋里面自己的位上去了。看了一眼她离去的步子虽然是在生当中,但踩高跟鞋,还说中的一步,在她身上得恰如其分还真他娘的看,当然,要裹在有料人身上,才显示出那股味道出来。果是房东太那身材,不能不能穿得去,就算穿上去,估计只要一迈步,那裙口后的开口,就直接撕裂喽还味道个啥想到这个画,我突然没住,笑了出。舒职场女朵尖得很,然听到了,过头来猛地冲了瞪了一眼,如果眼能揍人,我计早就鼻青肿了!她以我是在笑她么吧?我好地摇头,这姐姐,咋气这么大呢,我觉得我也不着热脸贴屁股和她解什么吧,然完全不着意出了大棚区交钱,买票排队,入场这个钱,是不了了!刚要不是有职女横插一杠,我差点要大亏!搭电,上了二楼明显感觉和面的菜市场的大棚完全同。整齐划的位置,统布置的横幅着各招工单的公司全名全名下面是司简介,还今日招工的体岗位和要,待遇。各信息都写得清二梦,如看到自己感趣的职位,是觉得合适公司,就拿简历去投,接和面试官对面地聊。相详细了解下,是不是适。墙边上有填表的地,有场地提的免费简历,笔就在纸上。我把心横,直接下如飞,连写十份免费的历。如果呆要是不成功我打算走之,再来写个来份。像这的好事儿,且又不用搭情,我是肯愿意干的。突然有一种觉,这五块,就把楼下上划了一道,就像我现住的显村口那条街道,街划世界。以前,或是,很早以前知道钱的重性。知道钱以买很多想的东西,也以买很好很的东西!有可以大鱼大,可以给心的姑娘买礼,出去游玩可以想买就,想花就花没钱只能白咸菜,粗布身。我以前一直穷出身也许是穷习了,觉得大大肉和粗茶饭,好像区并不大,不样只是吃饱子而已嘛。是,直到这天,发生的桩件件,都我原有的价观念产生了小的冲击。的重要性,我心里,在酷的现实面,迅速地占了一个很重的位置。拿十张真正简的简历,我始一家一家扫摊。上面公司,果然大棚里面的些有很大的同。学历要这一项,就接把我刷下一大半。那中大摊位的大型公司,通职位,都求正规本科至少也要全制大专。转一圈,我这心里拔凉拔的。当然,有另外一个性条件,更我觉得沮丧几乎正规,且有点规模我又看得上公司,都要至少有一年上的工作经。工作经验种事,这我上哪弄?我能说几样在校里干的勤俭学的事儿或是放假实期间,打的工

异界之无人可挡
玩家引导

异界之无人可挡
安卓下载

玄幻  |  逝漌墨

我耐心地说:“我么都没听说过,我我的意思你没明白我不想惹一些不必的麻烦,我做人的则是多一事不如少事。”上官天骄不气地说:“你坐在个位置上,你以为不想找麻烦,麻烦不来找你。你又是降下来的,连傻子看得出来你前途无。别说一个小小的长,就算是江海市长的位子说不定早给你预留着了。”官天骄确实是个聪的女人,但女人太明了未必是什么好。虽然她说得有道,可在江湖上混讲心照不宣,大家心都明白,可谁都不轻易说破。这丫头然和我关系还不错但说话也太随便了简直是信口开河了我认真地说:“我认你说得有道理,这又怎么样,难道要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实话跟你说,实我对从政并没有大的兴趣,如果我选择,我更愿意去商,而不是坐在办室里看这些无聊的件。所以上官同志请你以后在办公室话还是要注意分寸”上官天骄到底是聪明人,听出我的外音,吐了吐舌头乖巧地说:“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告诉你个小道消息你想不想听?”我装非常感兴趣地说“什么小道消息?来听听。”上官天神秘地笑了笑,说“也是关于你的。我不耐烦地说:“怎么又来了,还没了是不是?”上官骄满脸委屈地说:不是刚才的事,是于你的私生活的。我心里一阵紧张,的私生活怎么会传局里面?我惊讶地:“什么私生活,平时无非是和几个友去酒吧喝喝酒,有什么小道消息。上官天骄说:“就关于你喝酒的事,说你昨天晚上半夜着一个女人去酒吧酒了,喝完酒还…”我吓了一跳,这息传得也太快了。的第一反应是,肯与林娜娜有关。这不知好歹的臭丫头放了老子的鸽子不,居然还敢传我的话。我黑着脸说:还什么,你继续说”上官天骄轻笑了声,说:“还和那女的去开房了呗,说那个女的又肥又看。唐局,我说句不爱听的,我真没到你平时不动声色居然这么重口味。我已经确定是林娜这个**养的给我传的闲话了,同时我感到十分后悔,一以来我都坚持兔子吃窝边草的原则,次刚有突破这个原的念头就遭到了惩。其实我刚调进局就对上官天骄有想,当然,局里对上天骄有这个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可我直都坚持这个原则有两次我和上官天一起出差,我都忍了自己灵魂里蠢蠢动的欲望。这次居被一个小姑娘耍了恨得我牙根疼。我装恼怒地说:“哪王八蛋敢造我的谣是不是不想混了。上官天骄说:“哟你看你就这点承受力,一点都沉不住怎么能成大器。刚还口口声声说对从没兴趣,一转脸就出局长的威风吓唬。”我说:“这纯是胡说八道,我昨确实和几个朋友去吧喝酒了。我朋友她女朋友吵架,让帮他劝劝他女朋友怎么就变成我和一又肥又难看的女人开房了。”上官天惊叹道:“看来传不虚啊,你还真和个女人半夜跑到酒去了。”我不服气辩解,说:“我去吧怎么了,我为什就不能去酒吧了。上官天骄说:“你然能去酒吧,你不能去酒吧,你还能夜总会呢。你又没婚,就算是找了个人去开房也正常。长也是人嘛,也有求,这有什么大不的,你至于激动成样吗。牛局和办公副主任王莉在自己公室办事被人撞破,全局的人都知道人家不还照样当局嘛,你怕什么啊。我说:“可恨的是些人凭空猜测,我真找了个女人去开也不冤枉。可我确没有啊,这不是乱帽子嘛。”上官天劝慰说:“好了唐,一点小事没必要心里去。我还有点作要忙,先出去了我就不打搅领导工了。”我说:“你等,帮我查查是谁的谣言。我一定要她掰扯掰扯,她凭么给我乱戴帽子,直太不像话了。”官天骄眨巴着眼睛说:“你真想搞清?”我态度坚决地:“必须搞清楚,要把这些谣言的源找出来,让她当面我道歉。”上官天说:“好吧,我尽帮你查清楚。不过如果帮了你这个忙你怎么感谢我?”说:“我请你吃饭么样?”上官天骄屑地说:“吃顿饭想把我打发了,那不成了要饭的了,这么便宜。”我纳地吻:“那你想要么?”上官天骄想想,说:“这我得好想想,总之我查来你就欠我一个人,以后你必须还我”我说:“好吧,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尽快帮我搞清楚。上官天骄得意地笑起来,她清脆的笑在我的办公室里回着。上官天骄一边着,一边转身扭动屁股走了出去。我着上官天骄的臀部心里却想起了别的。其实不用特意去,我就知道一定是娜娜传出去的,我所以要上官天骄去证,就是想把这件做实,好好整整这可恶的丫头。下午点多钟的时候,我近期需要处理的工基本都处理完了,心感到一阵轻松。看时间已经快五点,心里开始盘算起班了去干什么。也我应该先去风和日广告公司去看看近的业绩,顺便再和总叶琳谈谈下一步计划。晚上再约个去郑大厨饭店去吃,让李嘉文给我汇下这个月的经营情。我说过,我对经的兴趣大过从政,商赚钱让我更有成感,所以几年前我用妹妹杨洋的名字册了风和日丽广告限公司,然后又用洋的名字注册了一郑大厨餐饮有限公。广告业务风和日主要做江海市的户广告和平面设计,几年业务逐渐增加盈利还不错。郑大饭店是我和发小郑浩合伙开的,他出占百分之三十的股,我出资占百分之十的股份,另外百之十给了负责饭店理的李嘉文作为入的干股。郑天浩是海市著名的大厨,菜做饭的技术绝对流,但不懂经营,是我从别的饭店挖李嘉文过来做董事总经理,负责饭店全盘运营。想到这的时候,我对自己安排十分满意,这做不仅能随时掌控旗下两家公司的情,还什么都不耽误这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来,看了看来电示,是个陌生号码我犹豫了一下,还接通了。一个女人声音说:“唐大少猜猜我是谁。”这无聊的把戏只有女才会玩,不用猜我能听出是张萍的声。这个女人还真来了,才几个小时不就给我打电话。奇的是,我们根本就有互换电话,她怎会有我的手机号码我说:“是张萍吧有什么事吗?

有重度柔软
下载游戏中心

有重度柔软
平台下载官网

玄幻  |  天籁纸鸢

县医院两个内科,一科是呼吸、消化心内在一起,内二是内分泌和感染科一起,也不知道医咋想的把呼吸和感没分到一起,李辉天已经打听清楚了他想进内科,如果凡也去内科他想选凡不选的科室,假的张凡人家也算是业。“我想去外科骨科最好。”张凡础一般,内科相对科更加考量基础。了几句,郭启亮和马别克也进来了。个人聊了一会,李的女友王莎进来了“你们还在聊天啊咋没收拾收拾啊,王主任打电话让我去楼下,准备吃饭了。快走吧”王莎子不高,但是声音好听。几个人一听赶忙的下楼。医院两辆已经停到宿舍下了。王主任在车大家招了招手,“紧车吧,院长已经发了。”巴图的车个现代伊兰特,偶医院接个领导啥的一般都算是院长的家车。夸克县宾馆县委指定的宾馆,以下属的机构有招一般都是到夸克县馆餐厅。张凡他们去以后,发现包厢的桌子已经坐着好人。几人都是刚毕的学生,社会经验足,也很少参加这的宴会,站在门口点不知所措。巴图起来笑着对着王主说道:“我们的管婆,开始给大家分座位吧,男女岔开,一对一对的可不分配错啊。”大家和着笑了几声。菜很快,凉菜刚齐,菜开始端进来了,长没说吃,大家也动筷子。第一个热端来以后,巴图端酒杯说道:“在座不管是医院的老人是新来的大学生,天能做到一起是天我们的缘分,希望人能帮助新来的大生。我们大学生呢加快进入角色,提的融入到我们县医这个大家庭里来,天借着这杯水酒,大学生接风并祝新的大学生工作顺利生活美满。”说着把手里的酒给喝了去。张凡看着手大有一两的酒杯发憷他很少喝酒,偶尔喝个啤酒从来都没过白酒。夸克县的矩是吃菜前先喝三酒,三杯酒下去,凡看房子已经开始转,拿起筷子想吃口压压酒意,筷子还没伸出去,张凡前一黑身子发软的到了饭桌下面。在的都是搞医的也不急,负起张凡摸了动脉,内一科主任成军笑着对巴图说:“小伙子喝醉了回医院打点解酒好。”“看来我们的学生还没有好好的入社会啊,工作要力喝酒也要跟啊。陈你先把张凡送到救室去。”小张是护车司机。说完再举杯说道:“来我的小伙子、大姑娘再喝一杯,能喝多酒能干都少工作。当天晚,大学生们体覆灭。只不过张最早阵亡了。巴图们也是刻意的让大生们喝醉,他较相酒后呈现本色的说。张凡没喝过白酒喝的太猛醒的也快醒来后发现自己躺急救室的床,旁边是急救设备。虽然了,还是晕的厉害准备起来去卫生间便一下,结果眼前然出现一个屏幕。绑定超级医疗辅助统,开始传输系统料。”张凡眼一花再一次的混了过去张凡彻底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了。医院织科室的主任和新大学生去草原二日。张凡坐在车的后,沉默不语。“你往心里去,昨天我都喝醉了,只不过醉的早一点而已,们这些粉嫩的雏,能和那些老油子呢”李辉看张凡兴致高,悄悄的安慰了凡几句。“也不是我倒真没想那么多是从来没喝醉过,天还有点晕,我还再眯一会算了。”实张凡在脑海研究如其来的系统。超辅助系统诞生于未的一个世纪后,为提升华国医疗体系汇集了N多科学家发明这种可以快速提医生治疗治疗水平系统,它汇集了查、辅助、训练等各功能,结果不知为么划过时空的裂隙入了张凡的身体。统自动检测并鉴定张凡为医学实习生未来系统也是按照国的医疗体系循循进的让医生学习,为张凡只是实习医,所以系统屏幕只出现了四个大块,外妇儿,但是只能择一个选项去学习张凡醒来的第一时开始研究,几年的学生涯下来,早造张凡粗大的神经,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系统而慌乱。四大目,但是只有一个项,系统已经告知凡,未获得执业医之前,只能进入一科目学习。张凡很纠结,在外科和内之间犹豫,妇科和科已经放弃了。因大学忙着赚学费去,知识储备不够,入内科可以提升自的知识,填补自己缺陷。可张凡在医实习的时候感觉自特别喜欢外科,张犹豫了一会,决定择外科系统。选择科后,其他的三项目变成灰色呈无法择项。外科又出现两个子选项,外科床康复,外科临床疗。这次系统到时给单项选择,两个可以学习。张凡先入外科临床治疗后豁!外科条目下好啊,神经外科、骨、普外科、泌尿科多好多,张凡喜欢科,因为骨科简单暴而又直观。进入科后,又出现好多目,脊柱、关节、伤、显微好多好多看的他彻底懵逼了张凡看着N多的选项开始发昏,真是印了那句络名言“劝学医死全家。”要习的科目是太多太了。这也是未来科家们发明系统的目,快速的提升医生治疗水平,不用像前一样,一个医生十来年没法成熟。想学习骨科的其他科目,得首先学习科基础。在系统一步的引导下,张凡入了外科基础学习补液、抗干扰、外基础急救,又是三项,张凡都快进入溃边缘了,“我难是了个假大学?好科目在大学期间见没见过。”既然选了医生这个大坑,己选的跪也要跪着下去。不说自己的来的执业生涯把,妹马要高考大学,大学学费生活费不不逼迫着张凡超前。做为哥哥可不愿己的亲妹子为了学生活费去提早的面冷漠的社会。外科础学习,一个手术合打结有很多,张在脑海开始进行学。超级医疗辅助系通过丘脑刺激脑枢使学习者效率提高倍左右,再通过神元刺激各个自主肌是使用者达到肌肉忆。张凡大五的时没好好实习,是走个过场。对医学也道个名目,具体干么的他也不清楚,凡点击打结练习,海开始一步一步的行打结练习,系统用者的效率是去了可相对的消耗体力精神也是去了。夸县的草原是亚洲第大草原,海拔-米左右,属高山,东西窄,呈带状。巩乃河水系,水资源较富,流向由东向西年平均径流量.亿方米,受西伯利亚团及北冰洋湿气流影响,气侯较为凉,相对湿度较高,降水量在毫米左右年平均气温.℃,旅游季节平均气温在. ---.℃之间。

伊尔回忆录1
策划方案

伊尔回忆录1
    电脑版免费下载

    玄幻  |  萧竹影尘

    所以,苏满城道后就一千个同意,这才有这些事情的出。我听到这里也终于听明白其中的缘由。苏叔,你就先出面了,我明回去张家,至往后怎么办,就看苏芮怎么了,若是她想给张子峰,那就按照嫁给张峰的说,如果…”我话还没完,苏芮就冲上来。“我才要呢,我一个不嫁!”“那就按照不嫁的法说。”苏满很是满意,小年纪,就有如缜密的思维,在他眼里,早成了唯一能办这事的人了。苏芮,那等下带方大师去转张家的场子。苏芮答应了下,眼神有些奇的看着我,弄我有些不好意。她这眼神算么意思,怎么的我好像全身裸在她面前似。果不其然,的想法似乎是确的,她就是那种眼神在看。到了晚上,芮带着我就直出发,开了将半个小时才停车来。“方大,我们到了。我下车一看,来是一家十分档的KTV,苏满城这是想让放松,还是想我干吗啊?苏带着我进了一大包间中,随朝着我说道:方大师,那您这里等一下,马上喊人来,定让您满意。说着,苏芮暧的朝着我笑了就退出了房间也就两三分钟夫,一群穿着艳的女人排成排,从门口徐而入,站在了的面前。一个上抹着各种粉男人也跟着走进来,随后便苏芮。我有些,咋的,我是的像这种人还风水先生就吃一套?虽然我了这么多日子但我对感情这事还是很保守!老子还是个花大闺男呢!人走到了我的边,笑道:“先生,这几个我们这边的头,您看有没有意的,要都是欢,就全都留。”我慢脑门黑线,怪不得之前笑的那么昧呢。我不屑顾地说:“都些庸脂俗粉。男人有些为难“方先生,这是我们这里最的。”我朝着人摇了摇头,人也很有眼色朝着那几个庸俗粉甩了甩头便悄悄的退了去。包厢里也的有些气愤诡起来,苏芮假了一声,道:方易,那个…你不会是看上了吧?”噗!差点没喷出来虽说你家很有,可我俩才见几次面啊。好这话也让我说行啊。“你以我到这里来,为了寻欢作乐”我挑了挑眉苏芮很是纳闷“那你是?”驱鬼!”苏芮惊,随即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色来。“你!怎么知道这里过闹鬼的啊,前是有传言过而且是了好几人了,我还以是谣言呢,方,这真的有鬼”“难道我看出来?想必你亲带我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有些话我想们可能还没说楚,对吧?”朝着她看了一,看来,我这确实不好赚啊明知道我有这事,却还要瞒我。那接下来让我好好问问鬼吧!苏芮上一步:“方易我想和你一起。”这KTV一进来我就察觉了不对,鬼气森,虽然众多聚集在大厅中阳气也很重,依旧阻止不了里的阴气不断往里聚集着。水之说其实和怪也有关系,尺经并非普通风水类神书,是一本另类的书,鬼怪同样会影响风水,多风水大师都办法引来引来气,其中一部便是鬼怪造成。这里的鬼物简单,处处透诡异,如果苏有个三长两短苏满城绝不会过他。“不行”我沉声道。这只鬼很是厉,我不希望你处险境。”苏可怜兮兮的望我,眼中有些不清道不明的西。我连忙从上掏出了一张纸来,这东西随身携带,拿朱砂笔,在黄上按照玉尺经的模样画了一道符来。道符的有模有样,乎还有些氤氲气在上头流转我知道,这道应该是画成功,我也一抬手送到了苏芮的中。我也紧跟就走出了包厢来到外面,此热闹非凡,可根本不管这些在我眼里,阴流动早就看的清二楚。我顺阴气流动的方便走上楼梯,点点的往前走来到三楼,却两个黑影在楼口靠着。红色烟头在黑暗中亮一灭,也在的时候稍稍照楚了他们的脸。是两个男人脸上精瘦无比凹陷的人中上连一点肉都没,这两人面相看就是早死之。我缓缓走了去,没有发出点声响来,直临近了两人,才把他们吓了跳。其中一个接一扔烟头,中电筒朝着我面门上照来。可不会客气,接直拳冲出,着那家伙的眼砸去,也就一,男人便倒地起,全身抽搐要弄死他那是可能的,我也是让他暂时昏而已。而另外个,看到这副景,黑暗之中想逃跑。我可会给他这个机,我是从下面来的,他可没方跑。我直接脚横在他的双前面,他想要下楼,却被我倒了。人也跟就摔下楼梯,出了好几声闷来。他一动不的躺着,看来昏过去了,那就能好好查查阴气是来自何了。随着我往面走,便来到一处三岔路口阴气也在这里失不见,似乎有什么东西阻了阴气,这也我无法找到阴往后怎么走的。不知不觉,也适应了黑暗黑暗之中,我约看到了左侧上挂着一幅小饰画。怎么在上挂画?好奇!三层一个人没有,我轻轻开门,钻了进。屋子里只开一盏应急灯,线昏暗,我朝周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现气。这屋子里么还挂着好几一样的装饰画这也太违和了,而且画都是样的,肯定有跷。我走上前,掀起了其中幅画。果然不我所料,画下贴着一张符箓那符箓看着像镇鬼符,但制的人修为似乎够,手艺不好上面用朱砂笔的居然还有些歪扭扭。我赶撕下了每一幅,居然每一幅下面都有符箓看样子,这里鬼可不止一个而且都被镇住,那阵阴气便从这里出来。在这时,一双无声的从后面了出来,我刚觉到不对,想躲开,那人速极快的就掏出一张手绢来。绢直接穿过我脖子,捂在了的口鼻上。一诡异的香味灌了我的鼻腔中立刻,我就四发软,身体放成了一池春水连脸上都开始微的发烫。我!居然有人给下迷药!我身瘫软下去,噗一声倒在地上在昏倒前,看的居然是那几到包厢来的头的身影。“经,我从一开始看出这个家伙安好心,哪有人到这里来不个妞的!

    一度世界
    安装指导

    一度世界
    游戏活动

    玄幻  |  茵吟

    “都做些什么工呢?”“都是简的工作,不需要么技术。帮客人单下单,传菜,盘碟什么的。”倒是真简单,无就是跑堂嘛。“么时候可以上班我上夜班,日结那种,你看行吗”房东太太爽快拍一下手:“行没问题。晚上七半左右我带你去子和我侄子说一。”她转身准备门去另一栋楼巡时,我心里仍然些发虚,怎么会这样的好事落在头上?“房东太?你家里有姑娘?”房东太太乐,笑得差点把地都震动起来。“靓仔,有姑娘,不能介绍给你了”笑着像坦克一地碾着路面去了她最后这句话,总觉得有些怪怪。但一下子也想出个所以然来,不管了,先休息准备上晚班!午了一下,收拾了下衣物,看了一报纸,等到天黑下楼。我没有花去吃晚饭,我觉,在烧烤摊里上,还用自己花钱饭吗?那不是白费在这样有一堆的单位上班吗?是那种有摆在眼的资源而不用的吗?明显不是啊一路上房东太太我家的情况摸了底儿掉,爸妈是什么的,有没有产,和几个兄弟妹啥的,要不是是带我去上班,几乎会觉得她是替村里联防队在户口呢。“我说东太太,我家情你都摸了个遍,不是打算介绍个娘给我啊?”我房东太太取笑道“怎么?小伙子么有模有样,连女朋友都没有吗”房东太太奇怪问我这个她遗漏问题。我放声大:“不是没有,觉得,自己现在自己都养不活,以,把女朋友们都放走了!”房太太也笑:“小子心态不错,会前途的!女朋友不用愁。”这意深长的笑容,看我后背一寒,几意思?你是会看的吗?知道我家种了一院子的桃树不成?康宁烧摊,门面不大,架不住门前就是马路的绿化带,且这条路还只是好,根本没开通好家伙,这一大的露天位置,全他摊位的桌子椅占着。桌子是那可折叠的小四方,可以挤四个人满满至少摆了十桌,还有不少的面空间,这要是摆开,至少能有十桌。凳子是那小塑料凳,高高摞放在门店前。和房东太太到的候,已经有五六人在甩开膀子吃烧烤,喝着啤酒抽着烟,胡侃着门店口摆开的一条烧烤的架子,个面色被炭火熏乌黑的中年人,手在不停地忙碌。一边眯着眼看刚被另一个小伙上来的单子,一对着单下从身后分门别类放好各材料的篚子里取材出来放在架子着,一只手又拿各种料孜洒在食上。手法熟练的,一看就是个老摊了!房东太太着我进了门店,才看到,门店里个小柜台,柜台面,坐着一个年人,看不出高矮正在拿计算器对单子和钱。“康,晚班帮工的人给你带来了。”东太太明显和他熟,直接将人往眼前一带,然后顾自在拿桌上的子倒水喝。他这才把头抬了起来看这脸面,怎么房东太太的脸有熟呢?“哦,大过来了?吃过了有?要不要叫老烤点东西给你吃”原来是真是房太太的侄子?“吃过饭了,你这的东西,我可吃习惯。你安排他作吧,夜班,日,下午和你打电的时候说过了。康宁小老板抬头下看了我一眼,手叫来那个刚刚单的小伙。“小,带这个…”这,他才想起来,不知道我叫什么“你叫什么?”总觉得他看我的神里有些东西,一下子也说不上是什么。“我叫宁。”我没有多话,不了解情况,多观察少说话是正途。“你叫罗带你一下,不的去问老叶。马就客人多起来了你要尽快上手。罗一会儿就下班,你就接他的手”他很直接,没任何多余的话。也不含糊,直接门找另一个小伙罗去接手工作去。胖房东太太坐一会,和我打个呼,回去了。小和我年纪差不太,听到老板招呼看到我过去找他,就马上停下手的活,将手里的,下单排纸递了我。“交给你了我下班了!”他老板还干脆,把西一交,就直接身要走。我愣了下,这不是要带一下怎么个操作程吗?“那个,罗,老板说要你我一下,熟悉一,我刚刚第一天,以前没做过这工种!”这小罗上满是痘痘,看年纪和我差不多青春期还没有过的样子啊。不像,青春期早早就去了。“很容易,不用带,自己一下就知道了。接着仍然转身去店里面,我看着从康宁老板手里了三十块工钱就了。原来也是个结的短工?但是这家伙,怎么看好像不怎么待见的样子,老天爷这可是我们第一见面好不好?我像没有哪个地方罪过他啊!这时外面有三三两两客人,已经落座。我就这么啥也培训的情况下,忙进入干活的状。还好只是下单将单子递给烧烤老叶,虽然没有带,刚开始一两忙乱一下,总算有出错。抽个空时候,我递单子老叶时,问了他句:“叶叔,中的那个小罗,是么情况?刚刚好看我很不顺眼的子?”“帮我拿烟。”老叶手里得很,根本没法出手来拿烟点上我在他的手边的子上的双喜烟盒里摸出一支,塞他的嘴边。老叶铁钳夹起一根烧的炭火将烟点燃狠狠地往肺里吸一口,看得我很动,像吃大餐美的那种感觉。“小子本来是上晚的,他白天还可弄点别的班上一,今天康宁老板知道为什么把他到中班了,搞得其它班时间不太上,他不敢对老发飙,肯定对你了他晚班的家伙顺眼了!”我这恍然大悟,我这抢了人家的班了问题是,这个安又不是我做出的瞪我也没用啊。江小子,你和老啥关系啊?小罗这里帮工有一段间了,如果不是照你,应该不会他的班到中班的!”我笑了。“宁老板是我房东太的侄子!”老惊讶了一下,什时候会有房东这好,帮外乡租客绍工作了?而且介绍到自己家亲这里来?我接着道:“房东太太有个小我三岁的儿!她看上我了”老叶大笑,笑把烟灰震到了鸡上,他无动于衷直接将油刷在鸡上,在火中上下转着。“你的房太太有没有女儿我是不知道,但老板有个漂亮的妹倒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