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刺激的网恋
功能玩家

刺激的网恋
官网下载

玄幻  |  湘岚萧依

“小芳姐,大柱嫂子的伤,今天些了吗?大柱哥是不是回来了?陈小芳微微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刘长青就说刚好要去镇里,一起看看大柱嫂子,不然拿了礼物不意思。结果到了医院病房,里面氛不太对,一个护士正在催吴老快去把手术费交了,这样才能尽安排手术,可吴老太一把鼻涕一泪的哭,说是家里没钱了,天杀陈大柱知道媳妇住了院,不但没来看看,连钱都没寄回来一分。香君躺在床上,漂亮的脸上透出悴,正在默默垂泪。刘长青问护:“手术费要交多少钱?”那护道:“你们有农保,手术费也不太贵,先交两万块钱就可以了,退少补。”她似乎被吴老太的哭给弄烦了,说了句快点交啊,然就走了。刘长青看看哭泣的婆媳,感觉有点不太相信,陈大柱是着他一个表舅在外面包工地的,小是个包工头,听说赚钱挺厉害一年几十万都有;陈大柱家也是里最早盖起三层洋楼的,算是有人,所以李香君这么一个大美女能嫁到陈家。怎么可能两万块钱拿不出来?就算陈大柱今天没打回来,那以前的积蓄难道全花掉?陈小芳说:“妈,你这还缺多?我看看能不能填上。”结果一计,就算加上陈小芳手头上的钱也还差四千块。四千块,陈小芳里肯定有,但是牛家村有句古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陈小用私房钱接济娘家人还罢了,可是拿家里的钱,被她老公知道,定要跳起来。这时医院的人又来了,还说手术再拖延下去的话,可能神经要坏死,严重的可能要肢。刘长青看了眼李香君,想起天脸贴着她胸部的感觉,一冲动就道:“我这刚好有四千,先交吧!”四千交出去,家里就没钱。陈小芳道:“不行啊,二狗子你家的情况我了解,这钱我们不要。”刘长青晕菜道:“是借的要还的。”陈小芳叹气说:“就还不出啊……二狗子,你救了香,我也不瞒你,大柱在外面赌博光了钱,还欠了一屁股高利贷,里的房子,恐怕也要保不住了。“啊?”刘长青狠吃一惊,难怪香君一脸惨白,眼睛里全无生气他没来由的心中一疼,“还不出就以后再说,总不能让大柱嫂子肢吧?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小芳,我跟你去交钱。”出门时,他见李香君感激涕零的表情。交完钱,刘长青没再进病房去,而是接离开了医院。心里在想:回去是老娘跟自己要钱,那该怎么办对了,她现在基本不会去银行取,应该不会知道,加上那些封口啊什么的,算一算也差不离了。在这时,他口袋里的三星老手机出嘟嘟嘟的声音。有人打电话进,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难道是大哥的?”他狐疑的接了起来,了句:“喂,找谁?”那头是个中音:“你好,请问是刘长青先吗?”“是,你找我?”刘长青点愣,然后想到了什么。“我是暮医药公司的采购经理,周雨华刚刚看到你给我发的邮件,请问手上那批野生的虫草花还在吗?刘长青一听,脑袋顿时嗡的一声,居然真的有人打电话找上来了他吞了口唾沫,压住心中的激动快速回答道:“在的,在的,全在。”然后周雨华说想先看看货好的话,他都要了,价格见面谈刘长青当然一口答应,只是说起山镇牛家村,那周雨华就傻眼了说:“不会是三十三山里面的那青山镇吧?”他傻眼是有道理的青山镇在这十年来都被评为省里贫困山区,就因为青山镇外围了十三座大山,交通严重不便,只一条路可以通向外面,一般的汽都没办法通行,所以经济非常落,人民贫穷。有点本事的人,全搬出去了,青壮年也大多在外打。刘长青道:“周经理,您知道们这个地?”然后他才知道,久医药公司就在同一个市,阳光市不过从市区到青山镇,距离不比另一个市近。周雨华最后道:“,为了小兄弟那虫草花,我下午一趟,不过我得换个车。”挂断话,刘长青大叫一声,差点被人成神经病。他马上骑着自行车回,平时二十分钟的路,这次只用十二分钟。刚一到家,崔金花就给猪吃的草没有了,让他去山上一点,顺便去地里摘点南瓜。刘青看看时间还早,离周雨华到家码还有三四个小时,就点了点头说:“娘,下午我有个朋友过来就是来买我那堆药草的,你可帮看好了,别拿去喂了猪。”出门,刘长青叮嘱了两句。上山割草摘了南瓜,刘长青想起那玉米地就顺道去看了看,结果遇见了王妇。这婆娘一边干活一边还哼着曲,刘长青上去打招呼,笑道:王姨,今儿个真高兴啊,是不是盒进口的玩意用完了?”这周围正不会有别人,他也没压着声音王寡妇一脸不爽:“用完个球,年都用不完了。”“为啥?”王妇盯了他一眼:“还不都怪你,天晚上把他吓出毛病了,成老面了。”刘长青一晕:“不能吧?我不是罪过大了?”“大到天了我都快上火了。”王寡妇反正在长青面前没脸没皮了,说话也没把门。“那咋办?”刘长青眼睛她身上瞄了瞄,她穿一件薄背心里面啥都没,加上干活出点汗,面跟透明似的,两朵红艳花开,有规模,这一看,刘长青马上来反应。王寡妇看见后,吃吃笑起:“二狗子,瞧你那犊子样,真女人了?有没有玩过女人?”这们说着居然手一抓,抓到了刘长,被那滚烫的规模吓了一跳。刘青一阵汗颜:“王姨,你不会要这么赔吧?”王寡妇颤抖的说:这主意不错。”她估计是真发骚,不但手不放,还动起来,身体贴近刘长青,将胸前的雪团挤到身上,一把抓住刘长青的手往上放。刘长青血气方刚,也知道了味,身体一颤情不自禁就抓了几,别说,王寡妇的团子真挺软的皮肤也不错,苗光明捡大便宜了王寡妇更是不堪,轻叫一声,就猫一样扑了上去,抓着刘长青要自己身上放。“嘟嘟嘟——”口里的手机响起来。刘长青一激灵赶紧把王寡妇推开:“王姨,我个电话。”然后赶紧跑了,***,差一点就被吃了,幸好今天拿手机。虽然王寡妇也细皮嫩肉,想起她跟苗光明有一腿,还是算吧!一看来电显示,正是周雨华来的,他刚刚存了号码,一接通周雨华就说:“喂,刘兄弟,我车半路出了点问题,现在前不着后不着店的,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接下?

从红楼开始拯救名著
指导公告

从红楼开始拯救名著
    下载排行

    玄幻  |  涵柏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心处,他究竟遇到了什么烦事呢?她起身走到他的身边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慰道:“在你面前,我是个生人,如果心里苦闷,就对说吧,不要憋在心里,说出你会觉得好受些,别憋坏了体。”“唉,我不知道怎么,实在说不出口啊,唔唔唔......”张小刚嘴巴呶动了几下,再次趴在桌子上大起来。生理疾病就像一道挥去的魔咒,紧紧地束缚着他灵魂,他的心里每天就像装千斤巨石一般,他总感到胸沉甸甸的,压得他喘不过气。那一刻,面对一个相识不,但是却对他关怀备至的女,他就像一个溺水的人一样茫然无助中将她当成了心灵己,内心积压许久的痛苦,望,随着眼泪都尽情地渲泻来。看着眼前这个三十多岁男子哭得如此伤心,王丽红不知不觉地跟着流下了眼泪“好了,好了,不说了,看点吧,不管遇到什么事,日还得往前过,太阳每天照常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有遇到一些沟沟坎坎呢?没什么大不了的。”王丽红握他的手,柔声安慰道。过了久,张小刚的情绪慢慢平静来,他接过王丽红递过来的巾擦了擦眼睛,难为情地说:“对不起,让你见笑了。王丽红看着落落寡欢的他,探地问道:“是不是感情出题了?”“算是吧。”张小停顿了一下,痛苦地答道。感情上的痛苦有什么大不了,干嘛如此折磨自己?”王红故作轻松地说道。“我们婚很多年了,不像那些未婚女,关系和不来就分手,毕婚姻牵涉到双方的父母,不那么容易就能处理好。”张刚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王丽红和他相识不久,跟他围的同事和朋友都不熟悉,们年龄相仿,加上她善解人,于是他放下心中的顾虑,候平复情绪后,他向王丽红细地讲述了和梅蕊蕾认识,恋,直到结婚后他们两个闹盾的经历全都讲了出来,不他回避了患有生育障碍一事这件事他实在讲不出口。张刚慢慢地讲述着,王丽红静地听着。在张小刚的记忆里他和梅蕊蕾相识相恋的经历是他们两人在东城过得最开的一段日子,如今回想起来他的心里还是感到甜蜜无比遗憾的是,那一切都成了昨黄花,现在他只能在心里默地回味那段曾经的美好岁月。“唉,人生无常啊,当初们的关系那么好,怎么也不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讲了许久,张小刚稍作停息,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满脸幽怨地说道。王丽红看他一眼,小心地轻声问道: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就没小孩吗?”她是何等聪明之,从张小刚的讲述中,她丝听不出他们夫妻之间的矛盾竟有多深,甚至可以感受到张小刚很爱他的妻子,可是们为什么闹矛盾,矛盾究竟何而起,为何他们的关系会化到如此地步,总得有点缘吧?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提起反而表情却显得如此痛苦,猜想他们夫妻矛盾肯定和孩有关。“没有”听了王丽红询问,张小刚他连忙低下头,他脸上的表情极为痛苦,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见。他下酒杯,整个人重重地靠在发上,闭上眼睛不再说话。管他没有讲出来,很显然,不愿意讲出为何没有孩子的相,也许这才是他和梅蕊蕾矛盾的根源,王丽红从他的现中已经猜到了几分。“凡看开点,不管遇到什么事,子总得往前过,我们都是三多岁的人了,什么样的风浪见过,一个大男人,难道这上还有迈不过去的坎吗?一路走不下去,可以重新选一拐弯的路,只要能达到目的行,不是吗?”“我明白你意思,但是世上有些坎不是想迈就迈得过去的。”“那因为你的顾虑太多,只要你一笑,咬咬牙迈过去了,回头来看一看,就会觉得一切那么回事。”“唉,说起来易做起来难啊!毕竟人都是底线的。”“那就得看你怎设置底线了?你说是不是?王丽红试探地看着张小刚,中有话地说道。“你想说什,说直说吧。”“我劝你该弯时就选择拐弯,该放手时学会放手,你还这么年轻,道还要继续在这种今朝有酒朝醉的状态下消沉到底吗?还有年迈的父母要赡养,这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如果喝了身体,谁来照顾你的父母?如果你换一种方式生活,不定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小刚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王丽一眼,说道:“这事得慢慢,让我一下子放手,我做不,感情的事不是说一下子就断的,我过不了心头的这道。”“那行,那就慢慢来吧相信时间会改变一切,只要换种方式去看待生活,说不呈现在眼里的就会是另外一风景,期待你早日振作起来”“呵呵,谢谢你的鼓励。张小刚从沙发上坐起身来,端起酒杯,看了看王丽红,笑着说道:“刚才讲的这些是我的**,本不该对你说的,只是在心里憋太久了难受忍不住说了出来,让你见笑,这杯酒算我赔罪。”“呵,没关系,咱们是同龄人,不用讲究那么多,你说什么我都爱听,我也愿意帮你化解心的烦恼。”王丽红也端起酒,与张小刚碰杯后一饮而尽“刚才我的事说了那么多,在说说你吧,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开得起这么大的一家吧,真的很了不起。”张小赞赏地说道,他觉得眼前这女人不但有生意头脑,而且会安慰人,是一个不错的倾对象。“如果我像你这样,到一点事就借酒消愁,日子过不下去了。”王丽红打趣说道。“呵呵…”张小刚难情地笑了笑:“讲讲你的发史吧。”“行,我愿意讲给听,不过等我讲完了,你可许看不起人家啊。”王丽红然性格直爽,但她还是很在过去那段不光彩的经历,她怕讲出来后会被别人嘲笑。怎么会呢?你说说吧,我洗恭听。”“行,那我就开始了,不过有点长,你要有耐。”“没事,你说吧。”看王丽红真把张小刚当成了知, 平时她最忌讳别人知道几年前她和蔡冬宝的那段不光的经历。可是面对并不熟悉张小刚,她竟然毫不顾忌地她当年如何陷入与蔡冬宝的情纠葛中,以及从他手中拿赔偿金后,如何在李英子的助下,在东城市开酒吧等经,一五一十地全部讲了出来王丽红是客家人,已经三十负了,十几年前,她曾经在城一家台资厂做文员。那时刚刚二十出头,正值风华正,青春靓丽的年纪,凭着俊迷人的外形,加上八面玲珑性格,她在厂里很受上司和事的喜欢

    冷淡似火
    游戏下载

    冷淡似火
      怎么样计划

      玄幻  |  姬琇

      蓝昊家的祖宅地理位置不太好,但好在是自己家的子,做好了广告牌放在门,偶尔会有一些人来卖香祭祖拜神。不过蓝昊可不望这些祭祖拜神的人能带多大的利润,白天大部分间在睡觉,晚上就来了精,他的店铺可带着两块招呢,活人钱不好挣,死人钱来了就是一大笔。通灵店开业第三天晚上,一个偻的身影出现在蓝昊面前张琦很疑惑蓝昊在和谁说,还做了请的姿势。“老您来了,那天见你咳嗽,知道好了没有?”蓝昊很气,进店的是他晨练时遇的老伯。张琦小声问道:大师,你和谁说话呢?”昊摆摆手让张琦到一边看不要说话,因为张琦没有天眼,看不到坐在椅子上老伯,张琦安静的站在一,看着蓝昊古怪的行为。小伙子,不要忙活了,我喝茶,今天来是有事求你”老伯开门见山。“老伯有事就说话,想要什么店随便选,我立马就烧给您”蓝昊站在老伯旁边恭恭敬。“我是将军南宫岩,后归家遭遇不测,落下这嗽的毛病,求你的事是把的骸骨找个好点的地方下,找到骸骨之后,那些金细软就归你了,不过我随带的那把剑你要把它和我在一起。”“没问题南宫军。”南宫岩给蓝昊写下骸骨所在,张琦看到桌子的笔竟然自动写字,捂住巴不敢出一点声音。笔停之后,蓝昊做出了送人的势到了大门口,回来后张问道:“大师,我刚才见了吧?”“什么鬼不鬼的我们生存的世界周围还有个灵人的世界,也就是你的鬼,我们现在就是和灵做买卖知道不?”张琦听都害怕,可又一想蓝昊是师,不是凡人,做一些让匪夷所思的事情一点都不怪,壮着胆子说道:“大,能不能让我看看?”蓝自己的天眼都是蓝洪开的他哪里会给张琦开天眼呀憋了半天不得已把蓝洪给了出来,蓝洪让蓝昊把祖仓库里的牛油给张琦眼睛抹点就好。恭送蓝洪回到坠中,蓝昊把仓库里的牛拿来给张琦的眼睛抹了两,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院子门口青面獠牙的大汉脸色苍白的贵妇、蹦蹦哒的小孩各色灵人行走在街上。心里面害怕,张琦也敢说,正愣神呢,眼前花招展的姑娘问道:“这位哥,纸钱怎么卖?”“二二十块一…一刀。”嘴结的都不成句了。蓝昊走过笑眯眯的对姑娘说道:“娘长得漂亮,便宜点十块一刀,不知道姑娘怎么付呢?”“韩家庄,第三户面墙,左边数横十一竖十,那块砖挪开,盒子里有对金耳环你看能买多少刀”姑娘说完还给蓝昊抛个眼。蓝昊赶紧招呼张琦:张琦,快给美女来十刀纸”说完到后院滚出一个大通,放在院子中,用来给人烧纸,当即数钱走人,货两清。张琦抱着一摞纸到了蓝昊身边开始给姑娘纸,一刀纸一百张,张琦这烧了二十多分钟,蓝昊在那和姑娘说话,逗的姑咯咯直笑,答应为蓝昊的灵商店传个名。纸烧完后姑娘带着钱走了,蓝昊把门关上对张琦说:“你看死人的钱好赚吧?”“大,好赚是好赚,也够吓人,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把儿干好,不会让你失望。张琦拍着胸膛,踌躇满志跟定了蓝昊的样子。“那后就不要叫大师了,叫我哥,赶紧休息,天亮了我还要去拿金耳环。”找骸的地方有点远,排在金耳之后,两人休息到上午十,带上工具直奔韩家庄取耳环。蓝昊第一次取灵人钱,心里也没底,打车到韩家庄,两人傻眼了,韩庄至少几百户人家,第三在哪他们摸不清楚。“蓝,现在怎么办?”“鼻子长嘴干嘛的,不想赚钱了”蓝昊一顿黑,张琦麻溜人问第三户在哪。路人还比较热情的,带着蓝昊和琦到了第三户,门板干裂杂草丛生呈现在眼前,张问路人:“小哥,这家怎会这样呀?”“一看你们不是韩家庄的人,我也是这办事的,但我知道这里经发生过命案,女人被丈抛弃,上吊自杀,院子就废了,你们最好离这远点经常闹鬼。”话撂下后就了,不管蓝昊他们是不是他的忠告。路人走后,蓝和张琦相视一笑,有人住院里还不方便呢,大家都道是凶宅,事儿就好办了带着工具进到院子里,杂用脚踩倒,踏出一条小路来到东面墙下,蓝昊指指边:“张琦你横着数,我着数。”蓝昊原地不动,琦走到左边慢慢的向蓝昊近,两人碰到一块,同指块砖,张琦拿出铁钎,蓝砸了三锤子,砖松动了。砖拿出来,张琦做了一个的手势,让蓝昊取,张琦里害怕,怕有什么不干净东西惹到他身上,蓝昊就一样了,在张琦的眼中蓝的道行高深莫测。伸手拿小盒子,蓝昊打开一看,晃晃的金耳环躺在盒子里蓝昊高兴,张琦更高兴。蓝哥,我算是服你了,干么买卖也没有我们这买卖钱,十刀纸才几十块,转就就换回来十几克金子。“赶紧溜吧,收拾收拾晚我们还赚大钱呢。”金子手,蓝昊彻底相信了蓝洪话,死人的钱好赚,而且见为实,张琦对蓝昊更加信不疑,在蓝昊后边跟着步声都不敢太响,怕吵到蓝昊。回到祖宅,蓝昊拿地图开始查找南宫岩给自留下的地址,他的骸骨就在虎庄,当年是不慎坠落崖,几百年过去了,骸骨经被流水泥沙埋起来,找地址容易,找到骸骨不容。“张琦,你在咱们石头转的地方多,知不知道虎这个地方?”蓝昊这么多都在市里转悠了,荒山野的哪知道呀,张琦就不一了,挖坟、移坟大多都在外。“知道,怎么能不知呢,前些年那里出过老虎人的事,方圆十几平方公的地界都不敢有人有人靠,已经有四五年了吧。”琦说起这个地方脸上带着肃。蓝昊沉默了下来,开琢磨南宫岩骸骨所埋的地,张琦都知道虎庄危险,下的金银细软到底该不该拿,拿不定主意了。“蓝,你是不是为了那位南宫军的事为难呀?”“没错钱是重要,但我们也不能险呀,谁知道老虎是不是在虎庄,万一我们去挖骸,老虎出来把我们给当肉了怎么办?”为难的时候蓝洪突然出现在蓝昊面前脑袋上又多了个包,张琦怪不怪了,跟了蓝昊这两时间,蓝洪可没少揍蓝昊“你个臭小子,死者为大答应了人家的事儿就得办,危险也要去,老将军已曝尸荒野几百年了,把他新安葬是积德行善!”蓝一脸的愤怒,说的蓝昊羞难当

      牢笼永存
      策划方案

      牢笼永存
      最新可靠

      玄幻  |  七箬

      随后,把脱到一半的睡穿上,然后躺在了床上示意我过来自己脱,婉还张开了腿,把双手放她自己的私处不断地抚着。看到她这个姿势,仅存的理智也荡然无存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到了床上,然后向她扑,我手慢慢的伸进她的衣里,抚摸着她那吹弹破的肌肤,一路上升,我快要握住那并不突出胸部时,婉儿却突然大起来。“李玥,你在干,我是你妹妹啊,啊…爸,救命啊。”我一愣她这是突然怎么了?养原来是当兵的,据说还顶尖部队,差点就进了种兵,他睡觉很敏感,一有动静就能醒来,再上婉儿叫的这么大声,然是能听到的。“砰”一声,门被踹开,养父脸震惊的看着我,然后到我的手在婉儿的睡衣面,顿时怒不可遏,他我拉了过来,啪啪就是巴掌,扇的我脸颊微微肿。这时,养母也进来,她看着我,又看看衣不整,正在微微抽泣的儿,明白了怎么回事,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说,儿,你太让我失望了,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房间。被人误解的感觉难受,平时对我最好的母说出了这种话,我当心都快要碎掉了。房间,只剩下我和养父还有儿,婉儿躲在被子里微啜泣。“爸,不是这样,我……”“你还狡辩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养父用手指着我,气浑身发抖。这时,婉儿被子里探出头说道:“,我有道题不会,想让玥帮我看看,可他一进就对我……对我要做…”还没说完,婉儿又哭起来。“我!没!有!我攥紧了拳头,看着养,字字铿锵的说。“爸不信你可以看看桌子上作业,我真的是让他过帮我解题的。”婉儿哭更狠了,她这演技都能小金人了。“滚出去,,离开我家。”养父冲吼道。我知道我说什么没用了,毕竟我对他们说是个外人,他们是怎也不会相信我的,哪怕说的是真事,是实话。走出了家门,发泄似的力把门一关,发出巨大声响,在关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婉儿那嘴角带一抹笑意的看着我。当夜已经深了,我不知道能去哪,兜里又没有钱坐在马路边发呆着,冷不断吹啸而过,连带着的心也吹得冰凉无比。怎么也没有想到,婉儿然会给我下套,让我往钻,平时那么相信她…我感到十分无助,开始念小时候亲爸亲妈没有意外的时候,一家人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样子又想到小时候在孤儿院和别的小伙伴一起玩耍时光,一时之间,我感了前所未有的迷茫。重回到家里后,养母把我进他们的卧室,说我和儿不能同在一个屋檐下,还说我是哥哥,妹妹,做哥哥的得让着妹妹类的话。我看着他们,说话,等待着下文,其,婉儿也就比我小四五月吧,也小不到哪去。母见我没吭声,她也不话了,养父叹了口气,你和婉儿这样下去总会架的,要不你去住宿吧我脑子“嗡”的一下,片空白,合着他们这是得我多余的,要撵我走。呵呵……我果然是外啊,本来还以为在他们呆了七八年了,能真心意的把我当一家人。我下头,轻声笑了笑,没话。养母柔声说道:“知道你心里挺难受的,是你和婉儿得去住宿一,婉儿性子傲,我和你跟她说的话,指不定闹哪去,所以只能委屈你,不过还好,每个星期星期六星期天还是能回的。”养母的眼神中充了愧疚,我从她的眼神读出了一丝无奈,我知,因为婉儿,养母也没法,更何况养母把我从局找回来,我也就知足。我并不是那么让养父母讨厌。我擤了擤鼻子,行,不就是住宿吗,挺好的,有更多时间学,还不用给婉儿洗衣服第二天一早,养父带着去教导处申请住宿,我就当天带着东西搬到了舍,不过我和婉儿还是桌,上课的时候,该见还得见面,有时候老师同桌两人讨论问题的时,倒是挺尴尬的,我俩也不搭理谁。时间一长婉儿开始烦我了,她因漂亮,也爱玩,在学校认识了不少朋友,她煽着那些朋友来欺负我,是我的笔被掰断了,就我的本子上有脏脚印。儿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是希望我和老师申请,要和她做同桌,但是吧我又想到了养父养母的衷,就是希望我俩关系好才这样的,我也就没老师说。婉儿见我这样也是无奈了,她自己跟主任申请过调换座位,是班主任想让她和我坐一起能让我带动她的学成绩,也是不同意。婉知道这学期我俩是同桌了,欺负我也就更凶了基本上三天两头都会找班人的人一放学就堵我那些人堵我的理由是问要钱花。我也每次都给们钱,希望他们能够放我,久而久之,班级里同学甚至是老师都知道是个懦弱的性格,渐渐,班里的同学们也对我再是掰断笔和在本子上脚印那么简单了,有时还趁我上厕所的时候,我书包拿出来在走廊内球踢。起初,老师还会训那些同学,但是时间长了,老师对我的眼神也带着轻蔑,不屑,哪我是个班级学习前五的学生。我委屈,我怨恨儿,但是我一直忍着,想在让养父养母为难了这样的生活伴随了我好,直到有一次上体育课来。当时的我,因为身没有朋友跟我玩,体育也跟老师请假,独自一人在教室里写着作业,下课后,同学们都陆陆续回来时,我发现婉儿没有回来,直到下一节课铃响了我才看到婉儿姗来迟,她的脸色还红扑的,眼神飘忽不定,跟老师报告都没喊就直进来了。这节课是地理,地理老师是个年纪很的老太婆,在她的课堂,即使我们是实验班也乱糟糟的,都不想听课原因就在于每次老师上讲个十几分钟后,接下的时间就让我们自习,也不管了。我做完笔记,余光看到婉儿身体微颤抖,双腿还在来回磨,看到这一幕,我吓了跳,我吞了吞口水,偷地看着婉儿。婉儿接下的动作更是让我惊讶万,她慢慢的把她白嫩的手伸到她双腿之间,隔裤子开始摩擦着,嘴里若有若无发出呻吟声。见她弄的兴起,也没注到我偷看,索性就光明大的盯着她双腿目不转的看着。我怎么也没想,平时对我凶巴巴,很烦我的妹妹竟然是这种,实在是让我大跌眼镜随后,婉儿估计也是觉隔着裤子弄有点不舒服,竟然当着我的面把手进裤子里面,我估计她为我还在专心致志的学,才有这么大胆吧

      两界奇谈
      指导玩家

      两界奇谈
      官网下载

      玄幻  |  烟轩琴台

      林羽母亲微微一怔,房子是羽外公留下的,虽然有些老,但是地段很好,按照清海在的房价,起码能卖个两三万,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但是现在儿子死了,家也就了,留着房子还有什么意义,还清债,自己也就能安心去了。想到这里,林羽母亲念俱灰的点点头,刚要答应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不行!我们家房子起码值百万,你们这是抢劫!”紧着林羽驾驭着他的新身体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操你妈,哪来的野崽子,关你屁事”黄毛气不打一出来,看着羽身上的病号服,还以为是里跑出来的神经病,冲过来手就是一巴掌。林羽下意识躲,伸手一推,黄毛整个人间飞了出去,飞了足足有五米远,在空中划过一到弧线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给老子弄死他!”黄毛捂着口惨叫了两声,随后一声令,其他十几个混混立马冲了来,围着林羽就是一顿拳打踢,林羽连忙抬手还击。接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嚎声小混混们惨叫连连。他们十个人一起上,竟然连林羽的角都没有碰到,而林羽的拳打在他们身上,就如同被车了一般。只需要一拳,他们疼的起不了身。林羽自己也比震惊,都说鬼上身力大无,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些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显得十缓慢,很好躲避。“报警!警!”黄毛被眼前这一幕吓了,他见过能打的,但是没过这么能打的,简直非人类。一听要报警,林羽母亲赶冲过来抓住林羽的手,急声:“小伙子,他们要报警了你快走吧,这里我来处理。“妈,你说的什么话啊,我儿能扔下您啊。”林羽高兴眼泪都要出来了,还能活着到老妈,真是太好了。听到的称呼,母亲微微一怔,一茫然的看着他。看着母亲的神,林羽瞬间醒悟了过来,己是活过来了,但是却换了副身体,母亲根本不认识自。“不好意思阿姨,看到您就想起了我妈,所以情不自的脱口而出,您别介意。”羽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吓母亲,急忙编了个瞎话。“关系,小伙子,你快走吧,们家的事不能连累你。”林母亲一边说,一边把他往外。林羽没答话,摸起桌上的子一扔,筷子飞速射向黄毛砰的一声,将黄毛刚按上的机钉到了墙上。黄毛吓得脸白了,墙上的筷子离着自己朵也就一厘米,要是稍微出偏差,那钉在墙上的可就是己的脑袋。“救命啊!杀人!救命啊!”黄毛吓得顿时叫了起来,声音里说不出的屈,明明是他们先欠自己钱啊。“别嚷嚷了,这钱我替阿姨还!”林羽冷声说道,然自己复活了,那这些债理由自己来还。“小伙子,这么能行,你我第一次见,怎能让你替我还钱?”林羽母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羽,不知为什么,这个小伙子给她一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于林羽道她姓氏这点,她并不吃惊儿子见义勇为付出生命的事好多网友都知道,她的姓名联系方式也都被扒了,很多心人都要来给儿子送行,她谢绝了。“好,这可是你说,那你把钱给我们吧。”黄可不管林羽为什么替别人还,只要能拿到钱,他的任务算完成了。“给我三天时间”林羽说道。“……”黄毛些无语,说的这么牛逼,还为立马就能把钱拿出来呢。怎么?你不相信我?”见黄没说话,林羽皱了皱眉头,气有些冰冷。“相信,相信不过大哥您得跟我说下您的字吧?”看着林羽冰冷的眼,黄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字?对啊,早上走的急,连个人的名字都没来的及看呢“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做到,这样,三天后,还是里,你只管过来,我到时候本带利一起还给你。”林羽所以这么有底气,全赖自己具身体。他心想既然能住在养中心,这个年轻人家里再通,起码也能拿个十几二十出来吧,先要来用用,等自赚了钱,再还回去。见识过羽的身手,黄毛也不敢多说么,刚要点头答应,突然眼怔怔的望向店外,好似被什吸引住了一般。林羽也好奇跟着往外看去,只见门口不何时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车门一开,迈出来一截白皙长的美腿,随后车上下来一身材高挑,身穿白色波西米长裙的美女。长裙美女拨了乌黑的长发,摘下墨镜,白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直惊天人,黄毛和他一帮手下都呆了。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这个美女相貌和气质确实都于极品。长裙美女抬头看了包子铺,微微皱了皱眉头,着快步走了进来。“美女,包子吗,要什么馅儿的?”羽不由的脱口而出,以前老母亲卖包子,见人就这么一,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你叫我什么?”长裙美女冷的扫了他一眼,语气不悦“美女啊。”林羽觉得自己称呼没问题,不禁有些疑惑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的。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声道:“行啊,何家荣,昏两个月,连自己老婆都不认了。”整个包子店里一片沉,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林羽。黄毛内心暗自佩服,人啊,这么漂亮的老婆,说认就不认了。林羽起先有些讶,随后就是纳闷,这个叫家荣的年轻人看起来普普通的,咋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看到外面的宝马X,林羽立马猜到了什么,感情这个何荣是个富二代啊,这下好办,还十几二十万的贷款还不分分钟的事嘛。“老……老,我这不刚醒过来,跟你开玩笑嘛。”林羽讪讪的笑了,第一次叫人家老婆,还有不适应,接着说道:“我欠帮人一点小钱,你把我银行给我,我好取钱还人家。”银行卡?你银行卡里有一毛吗?”长裙美女冷声道。“?那我的积蓄都放在哪,你我保管吗?帮我取一点还人吧。”林羽有些纳闷,心想个富二代看来还是个妻管严。“积蓄?”长裙美女冷笑一声,有些气愤的说道:“什么时候有过积蓄,这二十年来,你吃我们家喝我们家,什么时候挣过一分钱?”子店里更加安静了,众人看林羽的眼神也更加怪异了。毛内心更加佩服了,偶像啊娶了这么好看的老婆不说,吃软饭!林羽脸上说不出的尬,这下他听明白了,什么二代,感情这男的是个倒插的软饭男啊。“小伙子,谢你的好意,这钱不用你帮我,我自己能处理。”林羽母急忙替他解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