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当西游被截胡后
玩家分享

当西游被截胡后
指导经验

玄幻  |  寒噤

凌晨点,一声惨叫划破莲大学的夜空。然而,声音很快地消失在偌大的校园。年,房地产开发的热潮经开始染指到学生宿舍领,越来越多的大学开始和地产开发公司合作建设学公寓以满足世纪大学生日增长的住宿需求,很快,建的学生公寓替代了传统学生宿舍,学生的住宿条也得到了明显改善,学校始安排学生分批从原来的 人间、人间,甚至人间、间的学生宿舍统一搬到人的学生公寓,至此,除了别经济困难的学生依然希申请入住老式学生宿舍外 人间学生公寓也逐渐成为各大学本科学生住宿的一标配。而上床下桌式的学公寓家具布局,也都像是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一惨叫,正是来自莲城大学生公寓栋寝室,发出这声叫的人,名叫严寒,此后多年,严寒提起这声惨叫尴尬不已。那天晚上,严做了个梦,梦到一场极其要的篮球赛决赛正进行到后的决胜时刻,此时,严所在的球队落后分,最后刻,严寒的队友发边线球担任球队得分后卫的严寒三秒区往外线跑,然后一转身反跑回内线,发边线的队友此时看准了这个机,把球直接传向篮筐方向严寒此时不知道哪里来的跳力,他感觉自己用尽全,高高跃起,接住篮球,准篮筐,狠狠地扣了下去这场比赛的感觉是那样真,严寒仿佛看见心爱的女正在场下聚精会神地凝望自己,同学和朋友正举起手声嘶力竭地大喊着倒计:“、、、、。”这一球那样的关键,打进可就是利啊。也许是梦境太过真,睡梦中的严寒一手抡圆就挥了出去,只可惜现实,严寒面对的是一面冰冷墙壁,严寒的右手用力地在墙面上,“啊”的一声严寒瞬间就痛醒了过来,暗中的严寒用了半分钟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助窗外透进来微弱的光线再用左手小心地触摸,严右手的大拇指竟被打得半外翻,鲜血直流,墙上留一道深深的带血的指甲痕。足足过了十分钟,严寒没有从刚刚的痛楚中缓过,严寒坐起来,觉得既痛又好笑,环顾四周,三位友鼾声此起彼伏,年轻的儿啊,睡眠质量就是好,寒只觉得刚刚那一声整栋都可以听见,可他们仨睡跟猪一样。严寒伸手拿出在枕头下的手机,看了看间,:,又低头看了看右手大拇指,血总算止住了,间既然还早,那就再睡会吧,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严寒与这三位室友是同同学,他们都是莲城大学学院互联网经济专业的大学生,互联网经济是新兴业,在大学更是新兴专业 年,全国个知名高校才首开互联网经济本科专业,城大学是国内第二批开设个专业的,严寒他们是第届“元老”,所谓前无古,后有追兵。当时学生公的分配原则是以班级为单,尽量同班同学住在一起按学号从小到大四人一组如果正好尾数落单就只能认运气不好,得和同专业他班级,甚至其他专业的生分到一个寝室,除了相难融入一点儿外,还有就同班级的信息不能做到及传递和共享。但是,一个的人数总不可能都正好是的倍数,加上有一些同学请住到传统宿舍的,所以能住在一个寝室的确是一缘分。严寒的三个室友,个叫陈睿,本地人,大一生入学时,严寒和陈睿是早两个到寝室报到的,陈属于理科极好,文科少根的类型,头发不多,可能高中三年被数理化理去了少,体形较胖,符合每个必须有一个胖子的定律,于班里还有一个同学比较,但是又没有陈睿胖,所大家给陈睿起外号没有用们耳熟能详的“小胖”,起了个“大胖”的外号。于“大胖”家就在本地,以一到周末就不见人了,果恰好周五或周一没有课那就至少一连三天见不到人,每次回去前他总是哼小曲,边收拾东西边自言语道:“又阔以回切恰家,困告克咯。”(又可以去吃东西,睡觉去了)在寒眼里,陈睿属于完全活自己世界里的那种人,他生活可以只有吃、睡、学、动漫这四样,严寒曾经过他一个问题,你以后想个什么样的女人?陈睿回,漫画里面那样的。第二室友叫白亚宇,班里同学识他的第一天就自然一传、十传百地叫他小白了,白听说是篮球特长生,特进的莲城大学,理论上,招一定是在中学时候某一面特别擅长和突出,并且过至少省级比赛一等奖以才符合条件。严寒是篮球热爱好者,自诩上了场谁不怕,所以大一刚进来的候得知自己室友是篮球特生,一看身高也不相上下晚上 点了还好说歹说非要把小白拖到球场上单挑,场单挑严寒竟能与小白分抗礼,严寒总觉得小白当是对自己手下留情,有所留,直到后来校篮球队招,严寒和小白同时参与了新选拔,选拔晋级规则是战者一对一单挑校队同位替补,个球,打赢即可入校队集训队,严寒和小白样,都是擅长急停跳投,做假动作然后迈一步高高起出手,这种进攻方式如有相当的准度防守球员几无解。然而最终的结果是人都败下阵来,比分还出的相似,都是比。严寒打地说:“小白,你这特招水分啊。”小白回应:“,好汉不提当年勇,以前两分球命中率%啊!”严寒撇撇嘴:“你就吹咯,我俩能进院队就不错啦。”年以后,严寒谈起这场选还有些懊悔,把原因归咎时间太早没有进入状态(上点半)。第三个室友叫斌,冯斌老家在农村,但小刻苦学习,当年高考的一志愿并不是莲城大学,是北京大学,其实当年他经上了北大分数线,但是于竞争者众多被挤了下来冯斌不愿意浪费一年复读时间,所以自愿调剂到莲大学,计划以后考研考博考到更好的学校去。冯斌寝室里乃至全班学习最刻的一个,大伙三五成群的牌、玩儿cs、看球赛,冯斌总是抱着本英语词典,着说:“你们玩儿、你们儿。”大一那年的清明节陈睿回家吃饭睡觉了,小也回老家祭祖扫墓去了,室里只有严寒和冯斌两个晚上点,严寒正准备上床息,冯斌神秘兮兮地问严:“嘿,你电脑里有*****吗?可以给我看看吗?”严寒问:“你没看过?冯斌答:“下午的时候看旁边寝室他们在看,我瞟一眼,就想问你有没有,么多人一起看太别扭了。严寒笑道:“哈哈哈,没题,d盘里面有个新建文件夹,新建文件夹里面有个藏文件夹,你打开看就是。”严寒还不忘加上一句“注意身体啊……”毕业年以后,严寒和冯斌有一重逢,酒桌上两人谈起这往事,冯斌举着酒杯,借酒意,笑着说:“严寒,可是我的‘人生导师’啊

斗罗之酒神
APP稳定版下载

斗罗之酒神
软件优势

玄幻  |  桑玖

我这还没回过神来,然手电筒在上面亮了照着我的脸。就听虎喊道:“老陈,还楞呢?快出来啊!”我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掀开这血葫芦就往上,虎子一伸手抓住我手,把我拉了上去。到了上面就开始提裤。就听虎子说:“多虎爷还是童子身,老,要不是我守身如玉今天你就交代这里了”我这时候总算是明过来那场雨是什么了我说:“我槽,我说雨怎么一股子尿骚味。”“最近水喝得不。你就将就点吧。”子说着,用手电筒照照棺材里面,那血葫这时候脸朝下,趴在棺材里。她竟然一动动了。虎子说:“老,封棺。”我被吓傻,经过这么一折腾哪还有力气,但是又不不干。只能咬牙把棺推回来盖上,虎子用子将棺盖上的棺钉一个砸下去。然后我俩椁盖又拽回来,推进之后,封好。之后用沙将坑填平了。这一干下来,东方见白。风还在吹着,很快就我俩弄出来的痕迹给平了。看起来,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再看虎子的脸上,出汗之后粘上灰土,已不像样子了。从他就得出来,我自己也是个德行。虎子和我坐了河床上,背靠着背他说:“老陈,你跟去北京吧。我估摸了下,一个金簪子,还那块牌子,怎么也能个万八千的。我俩有钱了,可以做点小买。”我说:“没户口行吗?那不成了盲流了吗?”虎子说:“不和我回去的话,这件东西我俩就分了。脆我俩就抓阄,抓到就是啥。”说着,随虎子就拿起了两个石,一大一小,他把手过去,然后把两只手出来说:“老陈,抓啥是啥,大的是牌子小的是簪子。”我伸点了点左手,他两只同时松开,我选的是的。他从挎包里把牌拿出来递给了我。这牌大概四公分宽,七分长,上面有看不懂文字。虎子说:“好是契丹文,这东西八是辽代的。千万别当子就这么卖了,这是物。”我点点头,把子在袖子上蹭了蹭之,塞到了大衣里面的袋里。我俩回去大龙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子去找队长请假,说己肚子转着筋的疼,着劲的疼,让我护送回滦县。其实上学时就是这把戏,俩人商好之后,一个假装肚疼,一个假装护送回。之后俩人就去河套鱼去了。我和虎子离大龙沟背着行李往回,先回了我家。我家我一个人,家里冷锅灶,除了我会喘气,耗子都没有。曾经何辉煌的一个富贵人家这才几十年,到了我一代就这样了,难免人唏嘘。(以后再交家里变迁的事,先说题。)虎子看了我家情况之后,语重心长:“老陈,你还是跟去北京吧。你看看你在家就一个人,有啥思?在这里一辈子你有啥出息?”我说:我去北京能干啥?”子说:“有本钱了想点啥都行。我们可以房开个书店。现在金、古龙、卧龙生写的侠小说多火啊,我们租带卖,在北京一个也能混个两三百的不问题。”“那毕竟不我的家。”我说。虎叹口气,他说人各有吧。随后给我写了个址,说:“老陈,你样,你在家里要是呆了,你就去北京找我我肯定安排你。”我了一声,然后去找我姨奶借了一瓢白面,拉了一锅疙瘩汤,我虎子就在我家的炕桌给扒拉了。第二天一,我送虎子到了国道,等到了去滦县的公汽车,送走了虎子。回来之后,在家里捡半月粪,拾了一垛柴。靠着东家借西家挪那点粮食度日,时间了,也就没有人借给了。怎么办呢?我现也算是被逼上梁山了拿着那块金牌就去了里。在县里饿着肚子了一天,也没有能找合适买家。有那种摆摊的老头,看了东西后,直摇头,给我三块钱问我卖不卖。我在是气氛,心说这小方就是不行,不识货,这东西别说是金的就算是铁的也不止这价吧。到了种地的时,别家都是一家一国,有人拉牲口,有人犁杖,有人下种,有施肥。我孤身一人,本就种不成地。想种,连种子化肥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啊!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在这,根本就没有办法生下去。我给虎子写了封信,问他混的咋样和他说了下我的情况半月后我收到了虎子回信,他让我立即坐车去北京,还给了我个电话号码,让我买车票之后给他打个电,他去火车站接我。心里话,现在家里已没有一粒粮食了。我火车站买票,这也是第一次知道火车票是样的一个宽两公分长公分左右的小纸板儿我是第二天八点零五车票,中午十二点二八分到北京站。村里一部手摇电话,我给书记送了一盒官厅烟村书记才打开了电话的门。他帮我摇电话然后通过那边的话务转接过去,那边接电的是个女人,我说找子,她问我找虎子什事。我说我是虎子的友,我坐明天的火车北京,到时候需要他接我一下。那边女人知道了,会转告虎子。我也没有什么好带,几件衣服,从大板里找出来一套还算新被褥,这被褥还是我母的嫁妆带过来的,是好棉花的。家里最重的东西就是一把梳,还有祖父留下来的本叫《入地眼》的书这是一本有关风水的,虽然看不太懂,但是祖父留下来的东西也算是个念想。我把块金牌缝到了自己的衩子上,都说火车上很多小偷,别的东西了就偷了,这东西不丢。从这天下午我就了顿儿,我也不好意再找人借粮食了,就样忍着,心说忍到明中午见到虎子就有吃了。也是从这天我才道,这世上最难以忍的事情就是饥饿。我思着睡着了就不饿了但是偏偏就饿得睡不。我只能喝凉水充饥在炕上躺到了后半夜觉得冷,干脆就下炕抱柴火烧炕,把炕烧乎了我就蜷缩在炕上着。到了早上的时候我饿得实在是受不了,心生一计,去敲响隔壁的大门。经过商,他们给了我几块烤薯,我把门口那一堆送给隔壁了。也就是几块烤红薯,支撑着走到了火车站,准时了火车。不然我双腿有一点力气,一动就虚汗,根本是走不到车站的。上了火车之,我就急切地盼着火快点开出去。火车在黎站停靠三分钟,这分钟,就像是等了三世纪那么长。火车开去的时候,我看着窗,心总算是踏实了下。我穷怕了,也饿怕。没出过门,更没坐火车,不知道火车什时候能到北京,还好旁边坐着的一个戴眼的女老师也是去北京她说要我跟着她,她车的时候会带上我

斗破之开局签到萧薰儿
活动推荐

斗破之开局签到萧薰儿
功能客户端

玄幻  |  顾南歌

我们班的人俨然已经把当做进攻中心了,过半后都会把球交到我手里我要么就是背身单打吸包夹后分球,要么就是接突分给阿伦或者板哥在我们三个的完美配合,第三节打完就追到只后一分了。我下场后大腿超级兴奋的跑过来就一个熊抱,也不在乎我上都是汗,超级兴奋的我帅死了,给我弄得还点尴尬,艾弗森表情也难堪,我挑衅的看了他眼,他也没说话。板哥阿伦他们也是把我一顿,说我打的这么好怎么开始不报名,我解释说当时手伤没好。第四节始后张俊义他们防的特凶,小动作也超多,喜下黑手,在篮球圈里这打球脏,我们班的人都下面骂他们。不过凭着和板哥及阿伦的超常发,第四节中段我们就实了逆转,将比分优势拉到了三分,张俊义气得他们队的人破口大骂,快气疯了。在我一次突上篮的时候他忍不住了一下子冲出来照着我头是一巴掌,我眼一黑,重的摔在了地上。裁判马吹了犯规,但是板哥让了,用力的推了张俊一把,骂了他一句,两的人顿时都围了上来,不是俩裁判和旁边的体老师过来拉的快就打起了。最后张俊义被判了恶意犯规,直接罚下场我没有大碍,罚了两球继续留在场上打,他们大势已去,最终我们非轻松的赢下了比赛。比结束那刻我们班人都超兴奋,板哥和阿伦他们接把我给托了起来,狂着把我往空中扔。那一我超级有成就感,这场赛也成了我整个初中最璨夺目的光点,永远铭在了我的心中。散场后往回走的时候路上好多都热情的给我打招呼,特别享受这种感觉,这意味着继扒裤子事件后再次名震全校!回去的上大白腿一个劲儿的说刚才有多帅多帅,李语和方琪不知道什么时候追了上来,李语彤笑着:“哎呀,王大帅哥,来你是真人不露相啊。方琪也赶紧拿肩撞了我,说:“这次看来得王哥你教我打球了。”大腿这时候挽住了我的胳,开玩笑说:“你俩别近乎啊,人家现在成名你们又来攀亲。”去你的吧,你刚才还不是一。下午班主任过来把我篮球队好顿夸,说运动总成绩给他把脸都丢光,多亏篮球赛给他挽回脸面,说着还特地表扬我一番,还说晚上请我篮球队吃饭。放学的时班主任果然提前过来叫我们篮球队先走了,在校附近一家小饭馆里要个大包间,好好款待了们篮球队一番,因为明周六了,所以在我们一的要求下,班主任只好意跟我们喝酒,不过喝几杯他有事就提前走了班主任这一走,我们就底放开了,尤其是板哥阿伦,俩人一直不停的我酒,说要没我就没第名,还说他们也早就看惯张俊义彪呼呼的样子,要不是以前都是看球的,早就干他了。我知他俩守着我吹牛呢,毕人家张俊义是我们初三大,不是我们想收拾就收拾的。不过最后他们的话让我心里很舒坦,哥和阿伦说以后认我这兄弟,要是有人找我事得找他俩,绝对叫上我班的男生拼死帮我,其人也都附和着说决不会管我。本来以为他们说也就是醉话,但是后来才知道这几句话对我最一年的初中生涯而言分那么重。这顿饭吃的非融洽,我和我们班的男感情也是骤增,最后大都有点喝大了。从饭馆来后板哥提议要去唱歌,但是我见他话都说不了,就说算了,舌头都不直了,还唱啥歌。后我才知道板哥说的唱歌是去普通的KTV,而且主要也不是奔着唱歌去。分别前板哥还说下次机会他请我去。回到家我妈见我喝了这么多酒把我又是一顿骂,骂着着还哭了,我说了句烦了就进屋摔上了门。那候我跟很多青春期的孩一样,非常叛逆,没心肺的,根本不懂得心疼母,殊不知我爸在外面不经常回来,我妈自己撑起这个家有多么不容。第二天我睡到快中午起来,起来后我就先玩会电脑,这电脑还是我磨硬泡我妈才同意买的也给拉上了网线,但是定只能周末能玩。那时我也不玩游戏,就是看电影聊聊扣扣,登扣扣时候小喇叭响了,我一有人加我,而且还是个生,网名叫生如夏沫。当时就笑了,心想这女文盲吧,泰戈尔的诗明叫生如夏花啊。当时她线,通过她好友验证后就给我发了个你好,我她网名是不是写错了,反问我有没有看过《泡之夏》,我说听过,但没看过。她就告诉我尹沫是里面的女主,我才起来年月份刚出的《泡之夏》第三部,当时明溪还非常火。在学校里这类型的书超级泛滥,过全是女生看,而且老想有一天书里的那种白王子出现在自己面前,我看来,纯属脑有病。此我对这个女生也有了抵触,就问她是谁,加干嘛。她说昨天去看我赛了,说我篮球打得非好,想让我教她。我靠这手法也太低劣了,想我就直说嘛,我一时还点小激动,不过一想到面可能坐着个大胖妞儿我瞬间就冷静了下来,跟她说我考虑考虑吧。是这女生会来事的话,该说请我出去吃顿饭什的,结果她回复我说,,那你考虑好了再告诉。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自我介绍下,我于涵,初三七班。我回个哦,但是立马反应了来,于涵?她就是于涵!大白腿也跟我说过于是初三七班的,应该错了。不过为了防止万一我还是问她她们班是不就她一个于涵,于涵非纳闷的问我干嘛这么问她们班当然只有她一个。四大金花里面就她我直没见过,所以我对她常好奇,我就说我考虑了,明天就可以教她,邀请她一起出来吃顿饭我这消息发过去后她就了反应,过了会儿大白给我发来了消息,上来是一句臭不要脸。我非纳闷,就回她,咋跟你说话呢。大白腿就告诉她现在正在于涵家呢,给于涵发的消息她全都到了,说我竟然都没跟涵说我是她同桌,也没认识方琪和李语彤,摆了是对于涵心怀不轨。当时那是超级尴尬,个大白腿,给我下套呢

太初禁忌史
演示说明

太初禁忌史
是什么软件

玄幻  |  艾梓凌

柳橙到了码头很简单,告诉书凯自己其实不想伤害他,于那天的伤害示歉意,还说自己马快就要市里去上班,以希望秦书凯要记恨自己。橙说,她知道书凯是个很好男人,也是一过日子的男人但是很多原因他们之间暂时合适,真的在起以后肯定会矛盾,有痛苦希望秦书凯能一个比她好的。秦书凯对于橙的话也是很苦,但是无法助。一连几天雨绵绵,天空直灰蒙蒙的。天,天气终于朗了.当夜幕渐降临,飞鸟林,白天繁忙马路也停止了闹,变得冷清来.只有道路旁被夜幕笼罩的高楼大厦,隐约约露出了色的轮廓,难一见的月亮终露面了,高高在天空中,皎的月光照亮了黑的夜空。工了一天,正急回家的人们趁这大好月色,履匆匆,想要点回到那温暖家。在离码头几公里远的浦县里一个小区张富贵月色下车开进了小区停在停车场后下了车一边走边回头看看,小偷一样悄悄入楼上的房间进了门后又仔的回头看了看在门里面迎上的刘小娟接过手里的包,疑的问,张富贵你看什么,是是有什么人跟你?还是你最又做了什么见得人的事,怕人看到,再说了这里有谁认你,需要这样。张富贵到客坐下来,叹了气说不小心不,就把秦书凯报的说吴龙发他们之间的事,最近还发现龙手里有一套上能摄像的相,可能是为了踪自己的事说一遍,说看来龙这个小子是了心跟着刘大后面混,以后定要想办法让龙知道跟在刘明后面混的坏,否则,下以的时间,防不防,说不定被个小子抓住个柄,什么都完。刘小娟就说也许你多疑了说不定吴龙有个相机,就是拍点夜景,各爱好不一样,多人就有摄影好,疑神疑鬼。嘴上这么说心里也知道,话只是在自欺人罢了,作为管农业的副镇,很了解挂职的情况,自从富贵做了队长,刘大明是处不配合,如果己和张富贵的被抓住把柄,自己对刘大明个人的了解,肯定不会罢休。张富贵说,天晚上在镇招所宿舍,如果是秦书凯在外刻意的提醒,不定就被吴龙住了什么,吴肯定知道了我之间的事,不是没有证据而,他现在肯定想抓住什么证,到时候来要,或者举报,种事太多了。小娟就说,想到这些人为了官,简直已经去了人性,什都可以做想的来,究竟想干么?“以后小点,谨慎才能任何大事!张贵知道自己到头镇的目标,镀金的,是捞历捞成绩来的只要把一年的间混混,多给系的村弄点资项目,目标达,回去肯定会途顺利,说不几年就可以爬处级的岗位。场的进步,对人来说,永远追求的目标。富贵知道小心出事对自己这年仕途发展的要性。张富贵父亲是市商务的一个副局长副局长在一个方来说不是什大的官员,对女的关照和发会起到一定的用,但是也不起什么太大的用,关键是后,张富贵又娶一个有背景的婆。张富贵老黄奕的父亲是委常委宣传部,有了岳父的撑,张富贵的步就很快,先调整到财政局班,后来不到年就升为副处,在机关按资辈很严重,过的快就会引起的议论,甚至报,这个时侯父就想让他到下走一遭,有基层工作的经,就可以继续格提拔。张富这次到村都是父安排的,来时候岳父很严的说,到了乡要多做点事,意影响,这样来也好说话,则,被人说出么来,说都帮不了你。岳父人无数,太知这个女婿的品了,说张富贵干事能力那是用担心的,做很有一套,也道如何保护自,关键就是管好下面的鸡门看到漂亮的女就想入非非,是做领导的大。张富贵岳父阅人能力那是常的准,确实富贵后来到发如岳父担心的样,能力是超流的,就是没管理好自己的伙,到别的女那儿乱伸,导做县委书记后处级多年,没前进一步,当这是后话。到乡镇,张富贵始还是能管好己的鸡圈门,是,一个年轻男人,需要得爱,更需要解过剩的精力。为男人天生有种对新鲜爱的求,就像猴子想偷桃吃,他渴望在不同的人身上冒险。此男人经常酒乱性。不过,其说是酒乱了的性,不如说是借酒乱性。富贵虽然对家的老婆很好,是博爱的张富看到刘小娟,种想法就悄悄跑了出来。刘娟虽然出头岁但很有几分姿,也很会打扮一双灿亮澄澈大眼、直精致鼻梁、丰润欲的双唇,美丽人的容貌,长松松的绾在在后,只斜斜的了一根簪,紧的套装将她完的胸型一分不的衬托出来,纤裸足踩着黑三吋高跟鞋,她的双腿更显长。难怪张富见了她就会发。是男人见了么漂亮的女人发情也不可能张富贵当时见个女人也想,个男人如果娶样的女人做老也值了,抱着样的女人睡觉是男人一晚都玲珑精致的做几次,夜夜的活不丰富都不。现在,刘小多岁,正是哪地方都成熟的候,经验也很富,有机会在个身体上干上次也不冤枉是人,张富贵的里常常这么乱的想。有了想,就要创造机。真正发生第次的肌肤接触是在张富贵的舍。那是一个期天,张富贵到刘小娟没有去,就邀请她宿舍,说给她上次她需要的本书,已经带来,不知道放哪儿。一个大人,宿舍肯定乱,书、报纸衣物等杂乱无的摆满一房间张富贵到处翻的时候,不小撞到后面的凳,把凳子上的西掉下来砸在上,刘小娟尖一声后,抱着坐在旁边的凳上,眼泪哗哗张富贵赶紧来女人身边,蹲来,看看伤的么样。拿起脚真看的时候,里立即又翻滚起来,他无意一抬头,看到小娟裙子里面信息。握住脚张富贵一边询刘小娟,一边只眼睛早已盯裙子里面的风。刘小娟坐在子上,显得比高,张富贵举脚看的时候,子里面的风景他的眼睛几乎行,看着看着张富贵下部猛的挺了起来。刻,张富贵像喝了酒,有点晕的,瞧着女的私处,像火一样,无法控,一边闻着女身上的香味,只手就想伸进。“怎么啦?痛苦中的刘小不知道危险在前,奇怪的看神情怪异的张贵,以为自己脚被东西砸的厉害。一边说一边晃动了一脚,想把脚从富贵的手里抽来

她即是梦
下载游戏大厅大全

她即是梦
手机版介绍

玄幻  |  夏黎

“哟!周哥啊,你大老板不也很少回么?”我有些诧异以对方现在的身份乎没有必要对自己么热情,不过表面是得寒暄,笑道:听说周哥这两年是玉州那边发财是吧”“唉,什么发财还不是在外面到处转悠,赚一些辛苦而已,不得你啊,现在可是机关干部。”周伟说着,拍拍我的肩膀,这让很不适应,能拍自肩膀的除了领导似只有好友了,周伟定都算不。“什么部啊,刚工作,不干些跑腿打杂的事嘛,把自己手头活干好,对得起工资了。”我也随口敷道:“周哥今天回有什么贵干?你可当老板的,大忙人。”“没事儿回来转,他们几个拖着来这里找乐子,唉这啥舞厅啊,灯光光还刺眼,看看待边那些女人,一个呆头鹅似的,切!起舞来像扭秧歌的场舞大妈,一群土子。”周伟肆无忌的大放狂言,引得围人都瞥来不满的光,但是谁都知道的身份,连厂保卫执勤的人都站得远的,谁也不愿来招这个家伙。我也相无语,怎么会碰这家伙,还赖在自己边不走了,弄到自也是兴致全无。好一阵大放厥词之后周伟总算是告辞了临走前还给了我一名片,我瞥了一眼盛都物资贸易公司经理周伟。周伟一人似乎在等候什么,但是这家伙没耐,几次想走都被他些朋友劝下来,但最终好像还是没有到目标,周伟过来我打了个招呼,骂咧咧的扬长而去。昌全早在周伟过来闪到了一边去了,时候他神秘的钻过,悄声道:“庆泉你知道周伟今天来里干什么?”我呵一笑,打趣道:“来干什么?这我怎知道,反正他不是找我的行。”“他来等孔香芸的,他帮狐朋狗友都说孔芸是咱们农机厂第美女,撺掇着周伟见识一下,结果周还是没等着。”汪全吐了一口气,道“要是让周伟这个伙看了,那孔香芸的麻烦了。”虽然香芸和自己并没有么关系,但是一想周伟这个家伙如果的纠缠了孔香芸,还真的有一点鲜花牛粪的味道,我发自己也有些不由自的担心,不知道是于关心同学还是其原因。“周伟这个伙,在厂里不知道大了多少女工的肚。”韩建伟显然知的更多一些,语气更低沉。“周瑜打盖,一个愿打、一愿挨。”我不以为的道。“哼,你是知道,厂里的一般工被他看了,敢不吗?还想不想在厂干了?算不被安排岗,也得落个去做苦最累的活儿。”志兵在一旁插言,:“你以为这厂里你们政府机关里面样啊?”我张了张,却没有说出来。里不一样了?机关的浑水未必这农机干净多少。要不然局里那两个小姑娘什么了又肥又丑的启荣的床,难道是真感情?这不扯蛋!“小泉啊,怎么去请人跳舞?怎么眼界高了,嫌弃咱农机厂的女孩子了”一个略带沙哑的音从旁边传来。我身一看,赶忙前招,笑着道:“是张长啊,你说哪里话我不是好久都没有来了嘛,人都不认几个了,我站着看儿吧,怎么,张哥天值班?”张军是机厂里的保卫科长当年我学习虽然好但同样也调皮的很以前农机厂子弟和边镇的小孩隔三差的打架,我也是经参战,所以和张军没少打交道。“嗯周末,过来看看,得那些混小子来惹儿啊。”张军说道他是当兵出身,转后一直在厂保卫科“都是本厂的人,有什么事儿?”我以为然的道。张军摇了头,道:“那一定,咱们厂这舞对外也开放,女工又多,周边乡镇的些坏小子也喜欢来里玩,怕怕和厂里群愣小子碰,那麻了。”“嘿嘿,有张哥在这,谁敢闹啊?”我恭维着道张军客气,我自然得给他捧场。“好小泉,你在这玩儿我过去转转。”张笑着和我招呼一声转身离开了。“张长现在怎么变得这客气了?”我嘀咕。“庆泉,那也得人,你看他理睬过没有?我站这儿,当我是空气!”汪全愤愤的道:“这屁精把边老板伺候好,一般人他也不在眼里了。”我笑笑,没有搭腔,这头哪地方不是这样……我正想着这些七八糟的事情,汪全却叫了起来,喊:“叶庆泉,你看孔香芸她们来了。听见汪昌全嚷嚷,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两个穿连衣裙女孩子悄悄的走了来,问道:“前面个白裙子的是孔香吧?”“是啊,怎,才多久不见,你认识了不成?”“后面那个穿紫色裙的呢?”“好像是弟校才分来没多久老师吧,好像和孔芸关系不错,我经看见她们在一块儿”汪昌全仔细看道“叶庆泉,快去,不轮不你请了。”摇了摇头,孔香芸时是校花,现在长了一大截,也愈发丽了。高挑身材配色的连衣裙,显得婷玉立,一下子把围那些女孩子了下。是和孔香芸一块来的那个女孩子也身材苗条,我眼力好,那个女孩子甚孔香芸还要稍高一,一张瓜子脸总是起浅笑,两个酒窝去很动人,正和孔芸谈得起劲。果然去请她们跳舞的人绎不绝,但是两个孩似乎并没有跳舞意思,男士们纷纷到拒绝,不过都是厂子弟,倒也没有么尴尬。“孔香芸们还挺傲的,这么人请她跳舞都不跳那她们跑来干什么”我看见这情景,着向汪昌全问道。你去请她肯定愿意,都老同学了,她俩好像不大爱来跳,一个月能来一回,我们去请她们跳,她们可没有拒绝。”汪昌全笑了起,道:“叶庆泉,非你还怕被拒绝不意思啊?孔香芸可没有男朋友,你要有意思可得抓紧,万别让周伟这家伙蹋了。”我笑了笑没说什么。门口又下子挤进来不少人看来厂里这舞厅的意还真不错,想想是,厂里这么多青女工,周末晚出来松一下,也难怪周乡镇的年轻人都爱这里玩。趁几个同跳舞时,我去了次手间,刚刚走出来汪昌全已经气喘吁的跑过来,嚷嚷道“庆泉,不好,出了,快走!”一听昌全说得这样紧急我赶紧跟他往外跑出去后见舞厅里乱哄的,音乐虽还响,但角落里一大群围在那里,我顾不汪昌全,奋力分开群挤了进去。果然孔香芸和那个紫裙孩子招惹的祸事儿张军已经在里边了但额头已急的满头汗,显然是镇不住子了。“张科长,是我不给你面子,和我兄弟去请这两小妹子跳舞,可她俩是不给面子,你这不是抽我耳光么旁边这小子还敢在兄弟面前咋咋呼呼,信不信老子现在你放点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