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在我死后日子里
玩家引导

在我死后日子里
联系我们

玄幻  |  咩咩灰

完成任务了,就可以美美睡觉,一大早就起床把晚写的东西塞进邮筒里,然继续到书店门口等着。“小子又来了,科长。”“就是一头猪,他车上拉着个人,你空手都跑不过他”坐在车里的是丨警丨察科长张大志,两个副科长洋、代源。“科长,让下的兄弟跟踪,多一些人,能取得成绩。”张大志有胖,脑满肠肥的长相,脸也坑坑洼洼的,还带着些光,看着不怎么体面,“是重要的人物,和他接头肯定是大人物,我们要亲跟踪,人多容易走漏风声这杨归远跑了,你我脑袋保不住,明白不?”代源头,“知道了,科长,我觉这人力车可能和杨归远一伙的,就是故意帮他甩我们。”“少废话,不要借口,不要跟丢了,杨归今天去过什么地方,和谁面,所有消息我都要,据靠消息,今天他要和大人接头,你们警惕点,”张志打着呵欠下了车,“我去睡一会。”“我们知道昨晚科长辛苦了,”唐洋,“你放心好了。”张大走后,车里就剩下唐洋和源。“这辛苦活是我们的出事了算我们的,功劳是长的!”唐洋看张大志走了,揭下帽子盖在脸上睡。“就不要发牢骚了,你,我盯着。”代源黑瘦,头和唐洋差不多,他盯着店。一会儿工夫,唐洋就始打呼了,睡得很香甜,知道过了多久,代源喊他“唐洋,醒醒,出来了。唐洋睁开眼睛,看了看,,“呵呵,你看,今天他走大路,我们用车跟,我不相信他能跑得过汽车!代源点头,便发动汽车,慢跟在胡耀祖身后。“老,我们今天去哪里?”胡祖问杨归远。“你按照我的走就行了,跑快一点,加钱。”“好的。”过完段大路,杨归远让胡耀祖窄的地方走。胡耀祖也没想,他猜想杨归远可能要路了,但是本田只让他跟,没让他抓住书店老板,以他无所谓地继续跑。进小路以后,杨归远观察了阵,汽车当然没有跟上来下车的两个人好像也已经丢了,他对胡耀祖说,“面有条巷子,你在巷子口一下。”胡耀祖跑得不快他故意放慢脚步,看有没人跟踪。“就这里。”“等你吗?”“不用。”杨远把钱付了,推开巷子第家的大门,走进去。虽然归远说不用等他,但是胡祖仍然没有离开,毕竟他活儿是跟踪,还是接着跟较稳妥。他把车停在原地想等等看杨归远还出不出,等了十几分钟,还没有,他忍不住走到门边,用睛瞄着门缝里面。好像并有人,他试着轻轻推开大,里面空荡荡的,人都没一个,而且这个院子一看没住人,到处是灰尘。咦翻墙跑了?胡耀祖想着,好退回来,准备继续拉车,刚跨出大门,就被枪指头了,“不要动!”“大,有话好好说,能不能放枪?”胡耀祖慌乱地缩着子。“你拉的人呢?”“这个屋,就不见了。”代的枪并未放下来,还指着耀祖的头,胡耀祖只好乖举起手站在原地不动。唐进了院子,里面只有一间,一个大院坝,里里外外有一个人影,他焦急地走来问代源,“我们把人跟了,咋办啊?”“先把这子押回去,杨归远说不定经回书店了,之前我们不跟丢了几次吗?”代源说“我的哥,这次不一样,像是真的逃跑了。”唐洋脸紧张神色。胡耀祖站着敢动,他知道,枪是一秒以打死人的。代源比唐洋静,“不慌,先把他带回警丨察厅再说。”说完给耀祖屁股上一脚,“走!“两位,我的车。”胡耀扭头看向自己的人力车,是一块大洋的押金,可不丢。“你都要死了,还想你的车?”唐洋说完,和源都坐到人力车上,“走!”拉一个人胡耀祖跑得快,拉两个大男人还是有吃力,到了丨警丨察厅,源看着唐洋,“我们把科的车忘在大路上了。”唐说,“我去打电话告诉科现在的情况,人跟丢了,自己倒回去开车。”代源头,下车走了。唐洋押着耀祖到了刑讯室,这种地,不用问,只要看到屋里东西,就知道他们要干嘛胡耀祖后悔了,真不该答本田去跟踪书店老板,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唐洋粗麻绳将胡耀祖绑在钢铁大型十字架上,就出去打话了,十分钟后,就听到大志在走廊里骂人,“我是叫你们看紧吗,怎么让跑了,你们两个是饭桶吗”唐洋怯懦地回答,“科,我们把那个人力车夫带来了,在刑讯室。”“打让他交待!”张大志快步了刑讯室,脱下大衣,一话也不问,拿起凳子上的子就开打,代源也站在一,一人一鞭轮流着打。胡祖虽说在湖边培训的时候过不少苦,但是这种挨打真没遇到过,几鞭子就打他嗓子都要叫破了。“你不要打了,你们问,我全说。”胡耀祖哀嚎地求饶“你叫什么?”唐洋马上始发问,三个人死死盯着耀祖,他哪怕有一丝犹豫者闪缩都躲不过。“胡耀。”“哪里人?”“广州。”“你是红党?”“你搞错了,我就是人力车夫我不是红党,我是下苦力。”胡耀祖大声回答。“不老实,再打。”张大志里的鞭子马上甩了过来,刚才打得还狠,胡耀祖感自己已经皮开肉绽,他痛大声喊娘。“你现在可以了吧?”唐洋又问。“你我说什么?我也是跟踪了店老板的,凭什么抓我?胡耀祖咬着牙问。“有人你跟踪?是什么人?”张志听到这话,将鞭子丢到上,走过来使劲捏着胡耀的脸。胡耀祖脸都被捏到变形,含混不清地回答,日本人。”张大志一个巴甩到他脸上就走开了,“还不老实,拿日本人来吓我?”代源手里的鞭子马打了过来,一鞭子,两鞭……张大志大喊,“打,打。”胡耀祖痛得大叫,以说是在哭嚎,“大哥们求你们不要打了,我说的真的啊,真是日本人让我跟踪的啊!”“好,我信,哪个日本人让你去的?说说他的位置!”唐洋问“桐城路三号。”胡耀祖答道,他痛得龇牙咧嘴,体的肌肉全部紧张地收缩,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顺脸颊流下来,有些汗水流伤口,噬咬得伤口剧痛,更加痛苦地咧着嘴。张大坐在椅子上,盯着胡耀祖虽然不太相信,但是看胡祖的样子的确不像是撒谎怕真的搞错,他转头,“洋,带兄弟去核查一下。

元界剑尊
收藏回复

    元界剑尊
    苹果游戏下载

    玄幻  |  七桦

    完成任务了,就可以美地睡觉,一大早就床把晚上写的东西塞邮筒里,然后继续到店门口等着。“那小又来了,科长。”“就是一头猪,他车上着一个人,你空手都不过他!”坐在车里是丨警丨察厅科长张志,两个副科长唐洋代源。“科长,让下的兄弟跟踪,多一些,才能取得成绩。”大志有些胖,脑满肠的长相,脸上也坑坑洼的,还带着些油光看着不怎么体面,“是重要的人物,和他头的肯定是大人物,们要亲自跟踪,人多易走漏风声,这杨归跑了,你我脑袋都保住,明白不?”代源头,“知道了,科长我感觉这人力车可能杨归远是一伙的,就故意帮他甩开我们。“少废话,不要找借,不要跟丢了,杨归今天去过什么地方,谁见面,所有消息我要,据可靠消息,今他要和大人物接头,们警惕点,”张大志着呵欠下了车,“我去睡一会。”“我们道,昨晚科长辛苦了”唐洋说,“你放心了。”张大志走后,里就剩下唐洋和代源“这辛苦活是我们的出事了算我们的,功是科长的!”唐洋看大志走远了,揭下帽盖在脸上睡觉。“就要发牢骚了,你睡,盯着。”代源黑瘦,头和唐洋差不多,他着书店。一会儿工夫唐洋就开始打呼了,得很香甜,不知道过多久,代源喊他,“洋,醒醒,出来了。唐洋睁开眼睛,看了,说,“呵呵,你看今天他们走大路,我用车跟,我就不相信能跑得过汽车!”代点头,便发动汽车,慢跟在胡耀祖身后。老板,我们今天去哪?”胡耀祖问杨归远“你按照我说的走就了,跑快一点,我加。”“好的。”过完段大路,杨归远让胡祖往窄的地方走。胡祖也没多想,他猜想归远可能要跑路了,是本田只让他跟踪,让他抓住书店老板,以他无所谓地继续跑进入小路以后,杨归观察了一阵,汽车当没有跟上来,下车的个人好像也已经跟丢,他对胡耀祖说,“面有条巷子,你在巷口停一下。”胡耀祖得不快,他故意放慢步,看有没有人跟踪“就这里。”“要等吗?”“不用。”杨远把钱付了,推开巷第一家的大门,走进。虽然杨归远说不用他,但是胡耀祖仍然有离开,毕竟他的活是跟踪,还是接着跟较稳妥。他把车停在地,想等等看杨归远出不出来,等了十几钟,还没有人,他忍住走到门边,用眼睛着门缝里面。好像并有人,他试着轻轻推大门,里面空荡荡的人都没有一个,而且个院子一看就没住人到处是灰尘。咦?翻跑了?胡耀祖想着,好退回来,准备继续车去,刚跨出大门,被枪指着头了,“不动!”“大哥,有话好说,能不能放下枪”胡耀祖慌乱地缩着子。“你拉的人呢?“进这个屋,就不见。”代源的枪并未放来,还指着胡耀祖的,胡耀祖只好乖乖举手站在原地不动。唐进了院子,里面只有间屋,一个大院坝,里外外没有一个人影他焦急地走出来问代,“我们把人跟丢了咋办啊?”“先把这子押回去,杨归远说定已经回书店了,之我们不是跟丢了几次?”代源说。“我的,这次不一样,好像真的逃跑了。”唐洋脸紧张神色。胡耀祖着不敢动,他知道,是一秒可以打死人的代源比唐洋冷静,“慌,先把他带回丨警察厅再说。”说完给耀祖屁股上一脚,“!”“两位,我的车”胡耀祖扭头看向自的人力车,这是一块洋的押金,可不能丢“你都要死了,还想你的车?”唐洋说完和代源都坐到人力车,“走吧!”拉一个胡耀祖跑得飞快,拉个大男人还是有些吃,到了丨警丨察厅,源看着唐洋,“我们科长的车忘在大路上。”唐洋说,“我去电话告诉科长现在的况,人跟丢了,你自倒回去开车。”代源头,下车走了。唐洋着胡耀祖到了刑讯室这种地方,不用问,要看到屋里的东西,知道他们要干嘛,胡祖后悔了,真不该答本田去跟踪书店老板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唐洋用粗麻绳将胡祖绑在钢铁的大型十架上,就出去打电话,十分钟后,就听到大志在走廊里骂人,我不是叫你们看紧吗怎么让人跑了,你们个是饭桶吗?”唐洋懦地回答,“科长,们把那个人力车夫带来了,在刑讯室。”打,让他交待!”张志快步进了刑讯室,下大衣,一句话也不,拿起凳子上的鞭子开打,代源也站在一,一人一鞭轮流着打胡耀祖虽说在湖边培的时候吃过不少苦,是这种挨打还真没遇过,几鞭子就打得他子都要叫破了。“你不要打了,你们问,全部说。”胡耀祖哀地求饶。“你叫什么”唐洋马上开始发问三个人死死盯着胡耀,他哪怕有一丝犹豫者闪缩都躲不过。“耀祖。”“哪里人?“广州人。”“你是党?”“你们搞错了我就是人力车夫,我是红党,我是下苦力。”胡耀祖大声回答“还不老实,再打。张大志手里的鞭子马甩了过来,比刚才打还狠,胡耀祖感觉自已经皮开肉绽,他痛大声喊娘。“你现在以说了吧?”唐洋又。“你要我说什么?也是跟踪了书店老板,凭什么抓我?”胡祖咬着牙问。“有人你跟踪?是什么人?张大志听到这话,将子丢到地上,走过来劲捏着胡耀祖的脸。耀祖脸都被捏到要变,含混不清地回答,日本人。”张大志一巴掌甩到他脸上就走了,“你还不老实,日本人来吓唬我?”源手里的鞭子马上打过来,一鞭子,两鞭……张大志大喊,“,再打。”胡耀祖痛大叫,可以说是在哭,“大哥们,求你们要打了,我说的是真啊,真是日本人让我跟踪的啊!”“好,信你,哪个日本人让去的?你说说他的位!”唐洋问。“桐城三号。”胡耀祖回答,他痛得龇牙咧嘴,体的肌肉全部紧张地缩着,额头的汗珠大大颗顺着脸颊流下来有些汗水流过伤口,咬得伤口剧痛,他更痛苦地咧着嘴。张大坐在椅子上,盯着胡祖,虽然不太相信,是看胡耀祖的样子的不像是撒谎,怕真的错,他转头,“唐洋带兄弟去核查一下。

    原是洛川水
    推荐

    原是洛川水
    是表示什么

    玄幻  |  窈莹

    回来的路上,秦书凯思想激烈的斗争。秦书凯在考如何选择的时候,实际就利益的博弈。按照博弈得的理论来说,每个局中人一局博弈结束时的得失,仅与该局中人自身所选择策略有关,而且与全局中所取定的一组策略有关。书凯最后决定继续支持张贵。张富贵到了乡镇后,到刘大明等人,装着发生大的事情似的对刘大明说刘主任,假如我驻村挂职生活提早结束,你们一定给我说好话,让我回去也弄个位置。市里的调查组查结束,一直没有结论,大明等着很着急,看到张贵的样子,心里就很高兴难道市纪委已经找他谈过,否则,怎么会这样?于就很大度的说:“张处长别多考虑,如果真的是那,会给你说好话的!大家是挂职,就是为了镀镀金怎能不相互帮助呢。”心却说,你他妈真的到了那天,也不会给你说一句好,让你一辈子倒霉去吧。段时间,刘大明和吴龙都高兴,私下偷着乐,认为富贵的倒台不过是时间的题,只要刘大明做了挂职长,推荐先进的时候肯定他们两人,秦书凯金大洲人就跟着张富贵倒霉吧。心是高兴,只能是心里偷乐。可是,很多天过去了也没有人来宣布结果,刘明就着急了。吴龙也多次问,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机关的事情,就怕拖,拖最后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最后不了了之。刘大明的很痛苦,于是,在一个上,给市委组织部的副部贾仁达打电话,问问情况电话接通后,两个人聊起最近的一些事,也聊了同同学的很多事。机关领导人基本都是绕了很大一个后,才会把话题入轨的,来刘大明才说:“武部长上次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人来调查码头镇驻村挂职富贵和乡镇女干部不正常女关系的事,查的怎样了是不是有什么结果?现在镇都在流传说张富贵这个伙玩弄女性的事被纪委确,真准备处理,有没有这事。”贾仁达就用很不信口气说,怎么?老刘,这件事的结果到现在你还没有人说,调查的时候是有的反映这件事,也有人说亲看见,关键是证明这件事人太少,只有一个,不能性,只好不了了之。刘大听到这里,心冷了很多,不服气的问,难道这件事这么了了?乡里的很多干都认为这件事该有个说法否则,对挂职的影响很不。刘大明肯定不能接受这的结果。贾仁达说,有人看法很正常,但是,没有据的事怎么定性,党的原是不放过一个坏人,但是不冤枉一个好人,证据才说话的关键,没有证据,上天也没有一点鸟用,至听听。后来,两个人又说很多别的话,才挂了电话站在那儿,很久才醒过神,刘大明知道这次举报再是无果而终。那天,刘大决定让吴龙加紧跟踪的密,有了证据,什么都好说刘大明于是给吴龙打电话一个电话,把吴龙如狗一叫了过来,问最近跟踪张贵效果怎么样?最近有没抓住张富贵什么见不得人东西?自从被张富贵发现,吴龙知道张富贵不是好对的。刘大明也没有办法对,才想出跟踪的小人办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否则哪一天真如张富贵那天警的,到时候废了自己,死都不知道什么原因。吴龙牛大娟在一起商议的时候牛大娟也很霸道的说,以用不着巴结刘大明,这个不是个东西,让你如狗一跟踪别人,假如因此出事谁来负责。再说,工作也动了,也没有求着他了。人考虑问题很现实。吴龙说,想一想,确实可怕,续做下去,哪天被人弄死,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跟踪的事就做个样子,炼身体吧。牛大娟说,到为止,也没有那么可怕,在官场,是领导干部,张贵肯定有所顾忌,只要你过分,他也不会过分的。于对刘大明,一句话,表上过得去,任何事要靠自,千万别指望他。“谁都靠自己,关键没有那个实,得罪了刘大明就是和前开玩笑,谁愿意拿前途不回事。”吴龙认为牛大娟话是不成熟的女孩子的气。“按照我说的做,只要得罪刘大明就行,该提拔是要提拔的,什么事也不他说了算,毕竟挂职结束你回到农业局,他到发改!”牛大娟还是那句话。不要说气话,假如我是刘明他爹,肯定不会巴结他关键官场上,他是我爹,和我们的几个副局长关系很好!”吴龙很无奈的说但是,跟踪的事也就不放心上了,想去就去,不想就不去,最近一直就没有。对于刘大明的询问,吴解释说,最近一直在跟踪张富贵知道有人跟踪,每除了上下班,就是吃饭睡。局长,你看,我的眼里是血丝,都是每天晚上跟张富贵这个家伙,睡眠不造成的。吴龙很有底气的释,刘大明也不会跟踪自,自己说怎么还不就是什。“知道了,要注意休息不过跟踪张富贵,抓住东那是翻身的关键,不能放,否则,两年白混了!”龙在刘大明指使下,那段间只能如狗一样继续跟踪富贵,不是很认真,形式做的,表面文章是要做的表面对得起刘大明的信任把牛大娟工作的调动。假刘大明知道吴龙是这么的付,心里会怎么考虑。一晚上,吴龙如往常一样看张富贵出去后,就随着张贵出去跟在后面,到了黄公园的时候,张富贵又不了。吴龙也就不再寻找,个人慢慢的在公园里面闲,此刻公园的水池象是一镜子,圆圆的月亮映在池。池子附近树旁的几盏路,那圆圆的灯光映在水里就象是一个小月亮似的,绕着池中的月亮。吴龙一欣赏,一边向公园的深处去,就在欣赏景色的时候吴龙突然看到一个很熟悉身影在前面的不远处,这人搂着一个女人正在树荫走着,于是打开刘大明提的夜用相机,通过镜头仔的看看,发现没有错,搂女人的男人真是刘大明。仔细确认无误后,吴龙想很多,老家伙让自己如狗样盯着张富贵,希望抓住富贵和女人**的证据,原来自己也在外面也玩着女,吴龙就有猎奇的心理悄的跟着刘大明后面,看看到底想干什么。进入公园面,吴龙就发现刘大明的不老实的在女人的屁股上动,女人也不安分的迎合最后两个人在一棵大树下了下,开始亲吻起来,刘明的手就不老实起来,在人的身上到处乱抓。女人迎合……胡丽丽知道了有举报张富贵和女人**处理的结果,也想到举报一定刘大明所谓,秦书凯没有助,知道自己工作上的事大明再也不会提供帮助

    宰个尚书来脱贫
    功能APP

    宰个尚书来脱贫
    指导其他

    玄幻  |  蝴蝶飞飞

    即便是这样,邵旺还是背上了严处分这一罪名。发一个月工资和金,调离原工作位,降职为临聘员,到学校餐厅作。邵兴旺遭遇了人生的低谷,苦不堪,几乎天借酒消愁。一天班后,邵兴旺又在路边的夜市小上,喝得烂醉如。一起进厂的民销售代表徐康华路过夜市,看见兴旺一个人喝闷,便走了过来。老邵,怎么一个在这喝闷酒?也找个妹子陪你?说着便从旁边的子底下,拿了只子,坐下来。“个屁,还妹子呢连工作都丢了,个妹子会跟我这倒霉蛋在一起。邵兴旺借着酒劲也说了一句,他日里不曾说的粗不堪的话。“老,再打两瓶啤酒二十块钱烤肉,辣味重一些。”康华伸手示意,给烤肉摊的老板代了一句。“话能这么说,你小艳福不浅,刘美,杨护士,那个子不对你,有点思?噢——”徐华嬉皮笑脸地说。“都不是我的。来,干一杯。邵兴旺给徐康华满了一杯啤酒。学校里的漂亮姑可真多啊,你这处大观园的人,不能给我介绍一?”徐康华对邵旺说。“名花大有主,残花败柳要不要?”邵兴揶揄道。“只要花,我都要。嘻嘻……”“喝酒”“哎,老邵,是认真的,我这天走南闯北,就找个老师,或者士做老婆。你可定要帮我物色物。”徐康华态度恳地说。“有机一定帮这个忙。邵兴旺说。“够思!干杯!”“杯!”“你刚才工作丢了,怎么事?”徐康华好地问。邵兴旺把己上课的事情,罚学生的事情说一遍。“现在的子大多娇生惯养哪像咱们小时候像我小时候,淘了,我爸我妈拿子打,作业没写,到学校老师拿子打手心。”徐华说。“时代不了,咱还是修炼够啊!”邵兴旺责到。“事已至,也不要太伤心我说,老邵,我议你呀,出去转转,玩一玩,去原,或者去大海去感受一下草原辽阔,或者大海浩瀚,就会把眼的不开心忘掉。心情郁闷,是因你们整天待在学那个封闭的园子。世界那么大,该去看看!没有么了不起的。”康华安慰道。徐华说的在理,封的空间,容易让抑郁,也容易让的眼界变窄。世那么大,应该去看。邵兴旺心想督导考核的结果来了,学校的整成绩排名全区第三,按照田忌赛的标准,算是上马。这样的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看来邵兴旺糟糕表现,并没有影学校的考核结果事后,贾校长也得对邵兴旺的处有点重,就安排到外省参加一次训学习。这次学在海港市,一个东海边的大城市贾校长还帮邵兴圆场,给学校里其他人说,邵兴生病请假了。邵旺心想,我哪生了,我身体壮实像牛一样。这家号“”的军工企,以前生产军品和平时期,企业了生存,只保留少部分军品生产大部分的车间和术人员,开始转,生产“民用产”。徐康华就是品车间产品销售表,工作时间,乎都在全国各地业务,推销他们间生产的机械工设备。为了这次带邵兴旺到外见世面,他主动放了去北京出差的会,请了假,到港市陪邵兴旺看海。对此,邵兴非常感激,他觉能有幸认识这样好哥们,也算自三生有幸。邵兴参加的教师培训早上是集中授课下午要么去参观港市某所学校,么大家在一起举沙龙活动,讨论上的学习内容。约一半的人,下都会开溜,到大市海港逛街。有友徐康华的陪伴邵兴旺自然属于开溜的一半。邵旺先到了海港市培训了两天之后徐康华到了。一下午,徐康华约兴旺去海边看大。生活在西北内的邵兴旺,长期来都有一个大海,草原梦。浩瀚大海,无垠的草,这些意向,常他沉醉。一直想看海,一直没有会。这次好了,会来了。邵兴旺徐康华站在海边指点江山,意气发。此时正是下三点,天气晴朗空气透亮,大海蓝。海天一线,天一色。白色的船,灰色的渔船舰艇,头顶着天脚踩着水,有的远方航行,有的岸边驶来,还有在远处的水域里悠。邵兴旺看久,眼睛也花了,不清这船到底是海里行,还是在上走。邵兴旺和康华沿着海岸线步。到了下午四点钟。太阳刚好悬在眼前的海面,天空铺有云彩云彩映照着海面海面上金光闪闪太阳一寸一寸地下坠,天上的云一层一层地往厚,颜色也一遍一地增深加重。白变成了彩云,彩变成了晚霞,亮色,紫红色。天的云彩变成了黑色,像一片将要却的岩浆。走着着,他们渐渐远了景区,进入到处普通的海滩。岸边的沙子里裹着污泥,旁边是片的树林,树林是农民的菜地,有低矮破烂的房。此时,海边起了,吹得树叶子刷地响。海浪吹着海岸,把烂拖、塑料瓶子、泡板一片片地吹上,又一片片地拽大海,不厌其烦重复着。远处有船在航行,发动的轰鸣声很大,处的岸边有渔船靠在小码头上,船里有人在生火饭。船的甲板上横拉着的绳子,子上晾晒有衣服邵兴旺和徐康华着海岸漫无目标朝前走,田野、庄、房舍、小径树林、小码头都到了他们身后。累了,他们在岸的一处海滩上,了一块干净的大头坐了下来,一坐到了天黑。明高悬,涛声依旧海面上星星点点岸边渔村的小楼,同样星星点点眼前的风景,让兴旺想起了唐代震写的一首诗《渔家》:几代生傍海涯,两三间盖芦花。灯前笑归来夜,明月随送到家。邵兴旺口背诵了出来。到邵兴旺吟诵唐的启发,徐康华随口朗诵起法国作家雨果写的一诗来:世界上最阔的是海洋,比洋更宽阔的是天,比天空更宽阔是人的胸怀。两人相视一笑,便沙滩走向岸边的路,拦了一辆出车,回到了酒店培训的第五天,就是最后一天的上,邵兴旺请徐华在海边一处露夜市吃海鲜,以谢徐康华这几天陪伴。吃了几盘鲜,喝了一些啤。他俩都有点醉。忽然,老徐说“老邵,今晚要要开开荤?”邵旺当然知道,老色眯眯的眼睛中透露出的荤,并是再来盘牛肉或二两老白干。邵旺说:“不去不,我不好那个。

    在异世宣传新思想的日子
    软件官网下载

    在异世宣传新思想的日子
    ios软件下载平台

    玄幻  |  安小茶

      据报,8年中,与他共事班子成员少先后被拔重用,前在省委公厅的同和下属,有很多人职级上超了他,走了厅级领岗位。一干部替他急,“像这么年轻秀的干部再耽误几,综合优就没有了你在省委导身边工过,多去报汇报。他总是笑呵地说:全国13亿多人,县市、区)书记仅2800多名,能够在这的岗位上作,是人最精彩、难得的经。提拔重是组织上认可,把放在这么要的岗位长期工作同样也是织上的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