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大宋伏魔司
    下载专区
    
    

    大宋伏魔司
    APP稳定版下载

    玄幻  |  沛珊

    比起她的这优点,更可的是她的来,据说她家背景深不可,从小便有非常好的出和教养,并家学深厚。样的女人,人觉得只可观,不可近,真可谓女一般的存在那天中午我中关村心灰冷地出来,人瞎马地迎撞上一个穿时尚的女孩,差点把这女孩子撞翻地。我心里点紧张,我识的北京女子脾气都很爆,动不动要灭了别人门。但当我睛一看,却现这个女人是别人,正师姐余昔,时一股极度悦之情油然生。被撞得倒西歪的余本来也满脸容,抬头与的目光相遇脸上马上是片喜色。她动地跳了起,说:“怎是你啊唐公,你怎么会这里,暑假回家啊?”也惊喜异常说:“是啊我没回家。是没想到,京城这么大我居然会在里碰到你。直太神奇了咱们两个还是有缘分啊”余昔问:是有点缘分你到这里干么,暑假打吗?”我说“算是吧,假想赚点生费嘛。另外学期逃课太,正好趁暑把那些功课会来。你呢来中关村干?”余昔说“我打算去二叔的公司看,顺便让帮我当参谋我想买台电。”我心里动,多了个眼,问道:你二叔开的什么公司?余昔说:“中关村还能什么公司,然是软件公呗。哦,还,他们公司做游戏。你没有兴趣,我一起去我叔的公司坐?”我激动分,重重点点头说:“啊,求之不呢。”我暗珠胎跟着余去了她叔叔公司,进入司我连连感自己来对了方,这家公是中关村难一见的大公,公司内部装修和软硬设施都是一的,即便连里工作人员衣着谈吐和相都要比我前去过的公要优良得多余昔带着我过一排排办桌,径直来总经理办公门前,敲了门我们就进了。进入办室我看到一四十岁左右男人正坐在张偌大的办桌后盯着眼的电脑屏幕我眼尖,发他似乎是在究股票行情类的东西。人看到余昔门,马上露了一脸和蔼亲的笑容。昔说:“我啦二叔,你在研究股票,炒股就那有意思吗。男人笑呵呵说:“你这野丫头,嘴真是越来越钻了,刚进就批评你二,太不像话。我一把年的人了,你不给我留点子。”余昔眯眯地说:你老人家也怕别人批评啊,我看你年龄越大越出息喽。”人仍然笑呵地,又爱又地说:“你丫头,没大小的,快坐。哦,这位你一起来的伙子是你朋吧,快坐。头,喝茶还喝咖啡?”昔看看我,乎是在征求的意见,我点难为情地声说:“我喝茶,喝茶渴,一早晨米未进,渴我了。”余说:“我们茶,赶快叫给我们泡两你这里上好毛峰过来,来你这里就冲着你的好叶来的。”人说:“死头,我就知你来我这里安什么好心你们等等,给秘书打个话。”男人起办公桌上电话,拨了线,说了两话挂了电话余昔说:“叔,我家里台电脑坏了我想买台新脑。你帮我谋参谋吧,在什么配置电脑最好用”男人说:这个好说,会我让技术的总监带你选,硬件和件都选目前高端的,这安排你满意?”余昔说“当然满意,我就知道二叔最疼我。”男人说“钱够不够不够我让财先帮你把钱了。”余昔:“不用,上学期勤工学赚了三千,加上平时攒下来的零钱,应该足了。”男人点头,说:知道自己挣这就对了,才像我们老家的闺女嘛哦,不好意,光顾着跟臭贫了,你位朋友怎么呼?”余昔:“唐少,自我介绍下,让我叔叔识认识你。我连忙站起,客气地说“余总你好我叫唐亮,余昔的师弟我们刚才中村碰到的,着没事就跟他来参观下的公司,顺长点见识。男人笑了笑似乎一眼就穿了我的谎,但仍然客地说:“哦原来你们是友,小伙子起来蛮精神嘛。”余昔:“二叔,们公司平时游戏软件吗”男人说:当然,我们主要业务就电脑软件和戏软件开发有时也会从面买一些版回来。你问个干什么?余昔说:“这个师弟手有一套游戏件的版权,在寻找识货买家。如果有兴趣,可试试看,也给他一次机。”余昔说这句话后我吃一惊,这是我和她来里的目的,此前我从未她面前透露这个信息,是听谁说的又是如何一就看穿了我小心思呢?果她是仅凭测就如此准地判断出了的目的,那个女人的洞力和智商实是太可怕了男人问:“这位师弟是习软件开发?我连忙解说:“我不,我这套软是从几位计机系的学长里买下来的我觉得很有思,如果能广出去,说定挺火的。男人若有所地点点头,乎正在对我话做出判断我说:“余,你可以先看,也许对们有用。”昔说:“二,你就试试,多少也要我点面子呀”男人忽然了一声,摇苦笑说:“这个丫头真难缠,我怎就总是无法绝你提出的求呢,难道二叔上辈子你的。”余兴奋地说:二叔,你答啦?太好了我就知道二最疼我啦。这时秘书端两杯茶进来分别递给我余昔。我口得厉害,也不得客气了端起杯子就。果然是好,虽然有点口,但是茶清香扑鼻,道绵软悠长回味是一股涩中的香甜非常爽口。我喝茶的时,余昔的二一直死盯着,似乎想从的动作中看我的出身和养,顺便洞我内心所有秘密。我抬头时与男人目光在空气相遇,发现冷冷的目光然如此犀利直扎我的心。喝完茶我余昔从余昔叔的公司出,跟着余总派的技术总去电脑城帮昔选购了一电脑。电脑装好后,技总监又开车余昔送回了里。技术总前脚走,我脚就问余昔“你怎么知我要卖游戏件?你是听说的,又是么判断出来心里是这么的?”余昔咯地笑了起,笑得花枝颤,笑了半才说:“你个人真是沉住气,这个题肯定把你坏了吧。”惊奇地说:是啊,都快死我了,你告诉我呀。余昔面带微得意洋洋地:“你卖游软件的事我就听人说了应该卖了快个学期了吧你自己去打打听,系里人谁不知道”

    靠得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下载安卓游戏

    靠得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软件安卓下载

    玄幻  |  瑶箐

    常言道狗急了还要墙,赵慎三就决定路了!他想就算是焰红咽不下被他**的侮辱,他走了,看不见了也就眼不心不烦了,那样的,也许这女人就会消报复他的念头,过他一条生路吧?的,姓郑的这个臭娘真**狠毒,在老子身子底下的时候么**,抱得紧紧的好像老子是块宝贝现在居然用看垃圾光看老子,真是天最毒妇人心了!老诅咒你不得好死!慎三骂完,不禁又起那女人白生生的子,心里又是一软倒后悔刚刚不该那狠毒的咒骂她了!下了公交车,明知回机关了被蒋海波见还是一场训斥,然打算不干了,又苦去看他们的脸色看看已经中午了,不如溜回家去舒舒服睡一觉呢!老婆玉红是中学教师,午可以在班上吃饭不回来的,他就一人胡乱煮了些面条了,倒在床上一直烦意乱的折腾到下快上班时分才睡着谁知就一口气睡到班时分了!他看了表先是吓了一跳,上开始习惯性的想口准备给领导打电解释,可随机就觉很是扯淡,还不如在就去找同学去。是他就给同学打了电话,谁知同学郭鹏正好在一家酒店饭,就约他一起过。他又给老婆刘玉打了个电话,就打去了郭晓鹏约的酒,走进同学说好的间,看到同学,也是云河集团的少老郭晓鹏正跟几个人起喝酒。看到他进郭晓鹏就热情的介到:“伙计们,我位同学可是大才子!人家现在是市教的笔杆子,哥几个后有需要鼓吹的事尽管找他,保管把们夸得花团锦簇,白不分!哈哈哈!原来在座的都是云市私营企业的富二们,看到赵慎三倒抬举,一个个给他酒,他心里正在愁,也就酒到杯干来不拒,不一会儿工就喝了个五六分了郭晓鹏看出了他的对头,在别人喝酒间把他拉到一边问怎么了,赵慎三哪敢说是他把大老板**在教委呆不下去了,就唉声叹气的说机关处处遭人排挤郁郁不得志,还不早点下海算了。郭鹏是一个爽快人,连声说他早就应该海了,在那个鸟机呆着有毛的出息?拍着胸脯说赵慎三了云河,一切都包他身上了。赵慎三到了承诺,心里稍松动了一点,但还觉得自己忍气吞声在教委呆了三年,指望有一天苦尽甘出人头地,也让平了一辈子的父母跟骄傲一下子,现在被迫夹着尾巴跑路还是一阵阵心里发,眼泪也不争气的落下来了,就站起借口去洗手间,不让老同学看到他红眼圈。从房间走出之后,赵慎三站在远的走廊尽头默默抽烟,心里充满了种壮士断腕般的悲跟决然,愤愤然的骂着教委的那帮王蛋们,对于大老板焰红,更是千操万的恼恨不休。谁知当他平息了悲愤,狠地摔掉了烟头说声:“妈的,此处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不伺候你们这兔崽子了!郑老板等你犯到了老子手,看老子操不死你”刚一回头准备回晓鹏的房间去,却到对面过来一个女,居然好死不死的是郑焰红!看到她身影,赵慎三刚刚里准备**大老板的歹毒心肠登时没有,脖子一缩就想躲来,谁知郑主任却到他了,就招手叫:“小赵,你过来”赵慎三心里暗暗苦,不知道这次会受到什么样的侮辱但依旧硬着头皮走了她,猛然想起他要跑路了,还怕她了他不成?逼到了地的赵慎三反而不声下气了,第一次有奴颜婢膝,直着板走到郑焰红面前刺刺说道:“郑主您叫我?”“你能能喝点酒?”郑主却没头没脑的问了么句话出来,让抱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赵慎三又是一愣,激之下脑子短路,加上已经有几分酒了,又是故意想要大老板面前扬眉吐一回,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喝一斤多,啤酒喝了除了尿多没醉过”郑焰红也有几分意了脾气特好,听赵慎三的吹牛,想这小子那天晚上等的时候喝了几罐啤就倒行逆施的侵犯她,现在居然敢吹说酒量惊人,就忍住“噗哧”一乐,怪的说道:“你说怎么这么粗鲁?是是吹牛了啊?那走,替我喝酒去,今你可要把客人给我好了,如果客人没你醉了,明天你就要上班了,直接下校当老师去吧!”慎三今天连连受到制,现在却又被大板邀请去喝酒,这番天上地下的待遇啻于冰火两重天,他揉搓的晕晕乎乎,脑子不清醒的跟郑老板,走进楼上个包厢。赵慎三一这个包厢比刚刚郭鹏包的房间起码大五倍,布置的更是华到没天理的地步宽大的桌子上却仅坐着三个客人。他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一般亦步亦趋的着郑主任,生怕自做错了什么。因为教委请客,作为主的郑焰红走过去冲人笑着说道:“郝长,彭局,吴大秘我可是喝不得了,是我们办公室的小,等会儿我输了让替我吧?”在座的不是一般人物,赵三都认识,但人家不认识他,早就看白那个白面书生般是分管文教、卫生副市长郝建伟,那低矮的黑红脸是云市财政局长彭会平那个笑眯眯的戴眼的是高明亮市长的书吴克俭!那几个自然不会跟女人计,看她喝的脸都红,也就答应了赵慎替酒。郑焰红回头赵慎三,猛然看见大威猛的赵慎三跟尊金刚一般站在她边,脸上的表情却小媳妇一般战战兢的时候,终于笑起了:“哈哈哈,你个小赵怎么回事啊我们又不是老虎,干吗吓成这个样子就在我边儿上坐下等我输了才用得上呢!”几个领导都白郑焰红最是第一谨慎把稳的人,她然把赵慎三叫进来酒,自然就是她最得过的心腹了,所他们几个一边用扑牌赌着酒,一边旁无人的议论着云都高层领导们的趣闻事。赵慎三刚给郭鹏说了情况就走回,傻愣愣坐在郑主身边,听着那些个日里在他眼里不亚天神的市领导们在几个人的嘴里,一个都成了照妖镜下的妖精,被脱下了冕堂皇的外衣,打原形成了跟他一样备食、色、性的平人,他听着听着,禁就对这些人失去好多往日的敬意。哈哈哈,郑主任,又输了!我放你的,你要喝两杯的,酒喝酒!”郝市长笑着丢下扑克牌,满的替郑焰红倒上酒。“哎呀,我真不能喝了啊!我的大领导,您可真舍让我喝,给我倒这满的……小赵,来你替我喝了吧。”焰红丢下牌叫苦不的看着两杯酒说道“那可不行!”吴书伸手拦住了说道“郑主任你输了两,怎么着也要自己一杯才是,找人替能替一杯!

    单身进化记
    自助下载平台

      单身进化记
      APP指导

      玄幻  |  以沫

      到家的时候,门口停了一辆桑塔轿车,我们的车刚停下,轿车的朝着我们闪了两下大灯。我俩下之后,过去伸着脖子一看,竟然尸影。她下了车,看着我俩说:你们的书店挺不错的,我可以进借本书吗?”现在天气挺热的了尸影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戴着阳帽,扎着一条红色腰带,显得别有气质。这美利坚的女同志就和国内的不一样,洋气!我说:我们开书店,自然希望有顾客关。”进来之后,尸影在屋子里走两圈,选了两本书拿着过来,交押金之后,她坐在了椅子里,拿书看了起来,一直看到了天黑之,她才扭了扭脖子,说:“虎子老陈,你俩都饿了吧。我请你们饭吧。”虎子说:“吃饭就免了,你来干嘛来了,有话直说。”影把书放下,随后站起来一笑说“我是来请你们参加我的生日宴的,我在郊区托人买了个院子。天后是我的生日,到时候你们一要去捧场啊。我在国内没有什么友,我可是当你们是朋友了。这地址。”说着,拿笔写了个纸条递给了我们。虎子接过去之后,笑说:“既然你当我们是朋友,们一定去给你捧场。”“那就说了,老陈,到时候你也一定要过。到时候会有很多朋友过去,我绍一些朋友给你们认识。”我点头说:“好,我一定过去。”尸出去,开上那辆桑塔纳走了。虎说:“这辆上海桑塔纳二十多万,这婆子是真有钱啊。”我说:她真当我们是朋友了?”虎子看我笑笑说:“还不是为了知道那子的秘密。看着吧,指不定搞什幺蛾子呢。”这天晚上,我拿着本《古文翻译词典》对照着我祖留下来的那本《入地眼》看了起,我一句一句的查,做注解,总是让我看懂了这本书。我这才发,这是一本关于阴宅大墓的风水。越看越上瘾,不知不觉就看到天亮。到了天亮的时候,我已经整本书扫了一遍。扫完了之后,闭上眼想睡觉。但是脑子里全是本书的内容,我根本就睡不着。是我又坐了起来,又拿着这本书。这次我是逐字逐句仔仔细细看下去,虎子叫我去吃早餐我说不,没有去。还是虎子给我带回来豆腐脑和油条。我倒在床上一直着这本书看到了晚上,这一整天我又把这本书捋了一遍。这本书细看下去,了解的更多了。这本是一位得道高人写的,这位得道人叫辜托,不过据他说,这本书不是他的原创,他只是把以前的本手册给整理了一下,然后加上自己的理解。这本《入地眼》,要就是说的以风水为根据,对阴的选址和探查。这书也算是图文茂,文字说不清的就用图来表达图表达不出来的,就用文字注解我是真的看上瘾了。虎子看书也容易上瘾。他迷上了金庸写的《鼎记》。这书看开了就停不下来干脆他把铺子关了,倒在床上和一起看书。第二天虎子拉回来一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这电视是木头壳子的,中间是屏幕,两是两个大喇叭。右边调台,全频。电视机上面支着两个天线,用时候拔出来,不用的时候能缩回,就像是老师的教鞭一样。电视是昆仑牌的,据说也就是壳子是们的木匠造的,机芯全是日本进的。虎子把电视摆在了屋子里之,打开调台,找到了中央台之后他拍着电视说:“四百六十大洋老陈,这可是好东西。很多人没票的都在外面等着呢,我刚拉出,就给我加一百块钱要转走。买就是赚到了。”正看得来劲呢,然就停电了。气得虎子直骂,喊要去找供电局,问问他们是不是钱盖发电厂。他说:“老陈,整停电,这还怎么赶英超美?还是小说靠谱,它不用电啊!不用电不会受人摆布,等我有钱了,我己买个发电机,到时候发的电用了,我就卖给别人,还能赚一笔”接下来的时间里,只要是有电虎子就会来看电视,没有电的时就去看小说。实在是无聊了,还骑着挎斗子在大街上兜两圈。他活的有滋有味的。而我就是一直看那本书,看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这本书总算是被我看透了,再也不出什么新东西来。我现在只要一闭眼,满脑袋都是书里的那些于阴宅大墓的东西。这时候,我真的知道累了,倒在床上的瞬间脑袋几乎就麻木了,我闭上眼的间就睡着了。接下来我是醒了睡睡了醒,浑浑噩噩过了一晚上,了早上的时候,我坐了起来,伸个懒腰。虎子在旁边说:“老陈走吧,去参加生日宴会。”我拿来桌子上的电子表,我说:“这几点啊!”“不得去洗个澡啊,后弄一身像样的行头过去。咱虽是乡下来的,但是也不能给乡下丢脸吧。”虎子说着就把我被窝开了,说:“我拿了毛巾香皂和波,在外面等你。”我还没出去,外面的挎斗子就启动了起来。出去坐上挎斗子,虎子带着我先了国营浴池,在里面泡了个澡。洗发香波洗出来的头发又顺又滑用手摸着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时候我深刻意识到,有钱真好。完澡之后我们又去了供销大厦,们弄了一件衬衣,一条西裤,一大皮鞋。穿上之后,总有一种狗嚼子的感觉,不像那回事。我俩来试去,营业员很不开心。营业是个女的,一边吃瓜子,一边用睛斜我们。不耐烦了,说:“买起再试,买不起就别试。咱们这是国营单位,不是你们家的试衣。”虎子说:“你这不是废话嘛不试怎么买。”“诶呦喂,你倒买啊。”虎子还要说啥,我说:行了,买了吧。”我们花钱买了西,营业员一脸的不高兴。给我包衣服都是摔摔打打的,包好了接扔到了我们的身上。全国供销的售货员都这德行,我们也都习了。出来之后,虎子开着大挎斗直奔南苑那边就过去了,虎子说影给的地址就在机场附近。虎子南苑机场是军用机场,这假洋鬼住在那边,不会想搞什么破坏吧虎子一边走,一边怀疑尸影是打我国内部的间谍,还想着要不要公丨安丨局报案。我说你少来吧人家就是一个文物贩子,什么间,你想多了。我俩看到了一片小林,进去小树林把新衣服换上,衣服包上,塞进了大挎斗子的行箱。之后我俩互相审视一番,觉没啥问题了,开上车直奔南苑机。到了附近几番打听,总算是找了尸影的家。尸影在这里买了一院子,我们来的时候,门口停了多车,有桑塔纳,有天津大发,多的是天津夏利。虎子一直就想辆夏利开,只不过全车下来要十万左右,实在是买不起,这才退求其次,弄了辆大挎斗子

      快穿之女神只能我来做
      安卓客户端下载

      快穿之女神只能我来做
      指导其他

      玄幻  |  猫澹

      “噢,我知道了。杨浩像被霜打的茄一般,耷拉着脑袋望着远处的叶庆泉露出畏惧的表情。到此时,他还有些不明白,叶庆泉这小子是怎么会和两副市长扯关系了?尼玛真是怪事情了同样迷惑不解的,有宋嘉琪,在我们回家的路,她清点一下购买的衣物,地问道:“小泉,怎么会认识市政府些大领导的?”我了笑,轻描淡写地:“偶然认识的。“偶然?”宋嘉琪大了眼睛,有些不地道:“那些当官,平时都在政府大里面班,咱们这些通老百姓很难接触,你怎么会有机会然认识呢?”我摸下颌,偷瞄着她那满的玉兔,嘿嘿一,道:“有些机会嗯!是要靠自己创的。”“神经!”.宋嘉琪白了我一眼没有再刨根问底,是摆弄着一件漂亮粉红色小褂,轻声道:“款式真的不,做工也精细,下,我也要进点同样衣物,肯定很好卖”“嗯!确实很漂。”我笑着点头,海里却在回味着,彭克泉之间的交谈刚才的对话当,透出一个重要的信息那是,尚市长有意自己去他身边工作这对自己倒是个不的选择,我非常清,从政之路,是标的金字塔形式,越路越难走,在官场有靠山,缺少足够政治资源,以至于竞争对手角力时,处受制,始终处于风。而现有的社会序当,官员的地位自然是最高的,以于那些商界新贵,论资产有多么丰厚都要寻求高.官的庇护,还有很多生意,正是靠着有政界友这种得天独厚的源,才能发展得顺顺水。当然,这样的难度也不小,我前虽然对官场并不解,但也知道,政风云变幻,局势错复杂,仕途,处处是机关和陷阱,同排挤、政敌倾轧,是屡见不鲜。从某意义来讲,官场角的激烈程度,要远高于商界,若是在量失势,折戟沉沙恐怕一辈子都别想身……“你在那磨什么呢,走快一点!”宋嘉琪见我落身后老远,不禁有心急,停下脚步,过身子,用手指了腕的坤表,娇嗔的:“再晚没车了,住的那地方在郊区离这还远着呢,打好贵的呢,咱们去时候坐公交车,回再打车。”我赶忙快了脚步,不禁心有些好笑,心说女是女人,没想到嘉姐当了几年服装店小老板,过起日子,却依然是算得这精细。在站台等了十来分钟,还不见来,我有些着急,“嘉琪姐,咱们还打车走吧,大不了费钱我掏。”宋嘉白了我一眼:娇嗔道“小泉,你别总大手大脚的,以后结婚要花不少钱呢”我苦笑着点了点,没在言语,从兜掏出一支香烟,还等点,路公交车摇摆摆地开过来了。这车开的蜗牛爬得慢,开到英阿姨那还不得后半夜去啊”我吐槽了一句,着又劝道:“打车车,听我的,嘉琪,咱们不遭这罪。“神经,快点跟我。”宋嘉琪头也不,手脚麻利地向前了挤,最先了车,没有办法,也只得她的步伐,慢吞吞裹在人群里挤车。人不多,但没有座,宋嘉琪买了两张后,见周围那些男的目光都扫过来,好意思站在前面,着我走到车厢的最面,那里还松快一,只是摇晃得太厉。去郊区的路况明很差,可公交车的况更糟,开在路一一耸的,随时都像散了架一般,两人身体不停地东倒西。我用眼角的余光去,只见身边的宋琪双手吊在扶手,子如同风杨柳般左摇摆,体态婀娜,有种说不出的美感有几次车摇晃得太害了,我忍不住用去扶了下嘉琪姐的蛮腰,虽然隔着衣,但还是能感觉到滑腻如脂的柔软。不禁心头一荡,有心猿意马,赶忙收心神,四下里张望看能不能帮嘉琪姐个座位。“这可是琪姐,你可千万别歪脑筋。”我暗自告自己,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转过,轻声问道:“嘉姐,你说是当官好还是经商赚钱好啊”宋嘉琪轻笑道:那还用问吗?当然做官了。”我摸着子,微笑道:“为么?”“很简单啊你要是当了官,那工商税务的人再敢我小店找麻烦,我出你的名字,把他都吓走,那多威风!”宋嘉琪一副悠神往的样子。被嘉姐的话逗乐了,我口而出道:“嘉琪,你说的对,那这定了,以后我在政发展,你从事商业动,咱们俩争取优互补,共同发展!“嗯,这个建议很!”宋嘉琪很痛快点了点头,又叹了气,有些伤感地道“小泉,你要是当官,那以后前途光了,不像姐姐,书的太少,只怕是没么发展了。”我摆摆手,笑着安慰道“那可未必,嘉琪,其实你有自己的势,也许再过几年你会变得十分厉害!”“优势?”宋琪睁大了眼睛,惶不解地道:“我哪有什么优势?”我了笑,凑到她的耳,盯着那白腻秀直脖颈,悄声的道:这你还不懂?女人亮是优势啊,无论什么,都一般人成的更快!”“臭小,别胡说!”宋嘉白了我一眼,咯咯笑了起来,随即又幽地叹了口气,道“漂亮又有什么用命运不好,也是白。”我摆了摆手,声的道:“嘉琪姐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宋嘉琪笑着摇头捉了一绺秀发,拿鼻端嗅了嗅,有些怅地道:“没用的很多事情,等你结婚后会明白的!”也许吧。”我把头向车窗外,望着路几个嬉戏的孩子,入了沉思当。我正磨着心事时,公交突然“嘎!”一声住了,我有些怪,明还没到站,怎么半路停车了?正疑间,司机打开车门外面呼啦啦地挤进群人来,原来前面线车开得太急,跟辆出租车撞到一起两边的司机站在原吵架,乘客们见车时半会开不了,全了车,挤进后面这车,顿时车厢里人攒动,很快被塞得满地。当公交车再开起来的时候,车里争吵声不断,一有人喊干嘛踩我的,一会又有人喊臭氓,把手拿开。宋琪心里正在后悔,思着早知道这么挤还不如听小泉的话出租车好了,她很心哪个人不小心拿刮破了她的衣服,可是她个月花了八块大洋刚买来的,时她都宝贝着呢。担心时,后面不知谁偷偷伸手在她腋摸了一把,宋嘉琪时紧张得全身的汗都竖了起来,她不道那人是色.狼还是小偷,也不敢大声张,赶忙抱紧手的包,想将身子用力旁边挪动,却挤不,于是赶忙凑在叶泉耳边,声音惶恐道:“小泉,快站我身后来。

      大梦未曾空
      是什么

      大梦未曾空
      引导方向介绍

      玄幻  |  聆冬

      我双手用力的摇晃猫的雕像,快这只猫雕像就被我掰掉。正苏笑嫣所料,雕像下面有个盒,打开盒子,里面一个黑不溜的东西,和苏笑嫣描述的一模样。这就是血灵眼了?我心中阵激动,把血灵眼装进口袋,备转身滑下去的时候,突然肩被人拍了一下。“谁啊?”因有了血灵眼,我当然不会怀疑什么邪祟靠近我,苏笑嫣的话是非常的相信。可是转过头,个鬼影都没有。我没有多想,为是自己太紧张导致幻觉了。着柱子慢慢滑下去,可是刚滑一半的时候,就不动了,感觉股被什么东西顶住了。我探头下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我又试往下坠,可就像坐在凳子上样,怎么也下不去。顿时一股恐袭遍我全身,脑皮子都感觉炸裂了。我连忙用心去询问苏嫣,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苏笑却没反应了。我心里那个急啊这个时候没反应。就在这时候我感觉头顶有人在对我吹气,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顿时吓我几乎魂不附体。只见一个像子一样的东西,咧着牙在对我,那笑声就像磨牙一般,吓死人。“我滴个妈呀!”我双手的无力,直接往下掉,掉到了上。正要爬起来跑,那个像猴一样的怪东西直接跳到了我的上,双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别看那东西个头小,但是力气大的惊人,任我如何拽,都拽开那双干枯的手。甩了好一会怎么都甩不掉,而且却被这家掐的快窒息了,眼睛的视线都糊起来。“咯咯咯!”可能是我快被掐死,这家伙又大声笑来,声音很刺耳。就在我以为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突然个黑影跑了过来,速度很快,即便听到掐我这怪物惨叫一声同时我脖子也失去了束缚,掉地上,我大口大口的喘气。“娃子,你没事吧?”来人是郑天,我连忙摇摇头,表示自己事。他又及时出现,救了我一,差点就把我感动的老泪纵横还没等我煽情,郑道天就厉声:“小娃子,你到底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啊!”我被吓的有些不知所措。“不可能这个东西叫血煞,通畅都是用己的精血喂养,专门用来看家院的,只要被它缠上,那就很烦,要么杀了他,要么他就一子缠着你,一直缠死你为止。郑道天的样子不像在说谎,事可能比较严重,我只好把苏笑让我拿血灵眼的事情告诉了他啪!郑道天听完,甩手就给了一巴掌,我满脸打的委屈,可有任何怨言,我知道肯定是我惹上大麻烦了。如果惹怒了郑天,他甩手不管我了,那我真欲哭无泪了。“你个小娃子,知不知道,这东西是靠精血养来的,非常不容易对付,现在跑了,我们必须要消灭他,不就,麻烦了。““好的,大师我都听你的。”随后,郑道天我把血灵眼拿出来,然后用短将我食指割破,接着让血慢慢滴进血灵眼之中。我不知道他干什么,但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任由他指挥。本来黑不溜秋的西,一下子变成了红色,而且晶莹剔透。“行了,你把这个起来,那个煞物伤害不了你。我将血灵眼装好,然后跟着郑天去找血煞。居郑道天所说,个血灵眼是需要滴血认主,才发出他的威力,之所以之前血缠上我,是因为血灵眼没有和通灵,才没有反应。现在血灵和我通灵了,那个血煞就会一缠着我。我本来以为区区一个煞,对郑道天并非难事,可他诉我,这血煞虽然不是很厉害但是想要除掉它也并非易事。他告诉我,这个血煞是通灵的所以很精明。我们两人几乎寻了整间段家祖宅,去没有找到煞的任何踪迹。而此时天也亮。“唉,我们只能先回去了。“大师,我们不找血煞了吗?“废话,你已经离开收费站一天了,不能离开太久,否则很烦,就算你不找它,它也会来你的。”听了他的话,我不禁了个哆嗦。然后和郑道天离开东阳渡。由于是白天,所以速比昨晚来的时候要快上不少,午三点多就回来了。郑道天叮我,血煞肯定会跟着气味找到,但是我身上有血灵眼,它是敢靠近我的,但是会用其他手对付我,让小心点,如果有什不对劲的地方,给他打电话。开后,我就回宿舍去了。因为道天告诉我,我现在已经被诅,只能正常每天去收费站上班否则会有麻烦。顿时心中又有莫名的怒火,也不知道这个周元到底知不知情,处处坑我。到宿舍后,刚准备睡一觉,晚还要上班,然后苏笑嫣就打来话,让我去市里的大不同见面大不同是市里一家比较高档的锁咖啡厅。听她语气很着急,也没有多问原因,连忙起身赶去。大概一个小时,我就来到约定的大不同。刚进门,就看苏笑嫣单手撑着下巴,望着外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从这个角度看去苏笑嫣比以往加的迷人,她今天还穿了一身子蓝色裙子,非常漂亮。我连拿出手机,忍不住打开相机拍几张。收好手机,才走了过去“小嫣,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啊?”苏笑嫣这才回过神来,心道:“你没事吧?”“没事”我摇头道。苏笑嫣告诉我,天夜里她肚子突然疼得厉害,以吃了点药就睡着了,然后今一早给我打电话,一直打不通发信息也不回。因为心灵感应能偶尔用,每次使用都会消耗少真气。听她这么一说,我连拿出手机,才发现手机已经没关机了。“我手机关机了,不意思,让你担心了。”“你没就好。”接着苏笑嫣让我把血眼拿出来给她看,我没多想,拿出来给她。苏笑嫣很认真的看着血灵眼,过了好一会才递我。“好好收起来,关键的时,它还能救你的命。”收好之,苏笑嫣说今晚她决定陪我一去收费站,上次诅咒大爆发,没有出事,有人肯定会再找机来对付我。虽然血灵眼现在能付一般的邪祟,但是如果出现心否侧的人,那就不是血灵眼对付的了的。“你为什么要对这么好啊?”我有些好奇,就不住问了出来。苏笑嫣顿时俏有色红润,仰着头道:“本小乐意,怎么样!”“我……”上,我们如约而至的来到了收亭。现在有苏笑嫣陪着我,我点都不害怕了,听郑道天说,笑嫣也是学玄术的,而且还不单